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百花文艺出版社董延梅巴金两散文集都在津出版

2018-11-09 18:24:25
百花文艺出版社董延梅:巴金两散文集都在津出版 在巴金的作品年表里,天津出版的有两部散文集,均出自百花文艺出版社,一部是1963年的《倾吐不尽的感情》,一部是1984年的《愿化泥土》。

记者找到百花文艺出版社编辑董延梅,是她,41年前和同事一起,促成了巴金在津部散文集的诞生。

已经77岁的董延梅,对当年约稿编书的经过如数家珍,每个细节都刻在她的记忆里,她说,是巴老的人格力量定格了那段珍贵的往事。

1960年4月,巴金任团长率中国作家代表团参加亚非作家紧急会议,在日本访问了一段时间,回国后,他陆续在《人民文学》等刊物上发表了几篇怀念日本友人的抒情散文,内容大都围绕发展中日友好关系,表达了维护世界和平的意愿。

当时,百花出版社正着手编辑出版国际题材的小开本散文,看到巴金的文章后,董延梅和同事一起去北京找巴金约稿,她约略记得是在北京的前门饭店见到了巴金。

巴金得知来意后,十分谦和,说“我现在写的篇目还不够,等我出国回来再联系”,就这样,董延梅带着企盼回到天津,其间,和巴金通过几次信。

1962年底,巴金自己编成的10篇稿子寄来了。

谈及编书经历,董延梅清晰记得几个难忘的细节。

由于当时打印装备有限,巴金的书稿都是用钢笔手写的,他的钢笔字写得很大也很整齐,书稿大约五六万字,可是,通读一遍后,问题出来了,文中多次出现的“熟习”1词,巴金都写为“熟习”,另外还有一些有关日本的提法与当时的政府口径有出入。

可是巴金是大作家,责任编辑不敢随意改动,当时身为散文诗歌编辑组组长的董延梅也不知如何处置,后来经请示领导,决定还是设法指出来以避免出版后珠中留憾。

给巴金的信写得很艰难,可谓字斟句酌,而且经过编辑部主任和社长两道把关,才寄出去。

但是,“没想到的是,巴老竟是那样的谦虚,不但表示感谢,而且还表扬了我们的认真作风。

巴老在信里诚恳地说,他写的稿子编辑要是不看他就不放心,编辑是他的手足”,董延梅说,这一句话,几乎成了出版社的座右铭,鼓励了几代编辑人。

董延梅手捧两本平装和半精装的《倾吐不尽的感情》,像是在抚摸一段岁月,她说,当时这本厚度不过162页的小册子分为三种版本,平装、半精装和精装3种版本,都是桃红色封面,前两种采取纸面,精装本选用的是府绸面,十分考究,只是经历文革后,大部分样书已经散失,她只是从出版社的垃圾堆里发现了1本平装本,又从同事手中求来了1本半精装本。

让董延梅遗憾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