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特别费案一审宣判全文四

2019-09-14 11:39:46 来源: 随州信息港

马英九特别费案 一审宣判全文(四)

陆、本院查:甲、程序部分(证据能力争议之认定)

一、被告马○○、选任辩护人与公诉人对于本院认定事实所引用卷内卷证资料(包含人证、文书证据),除下列部份外,并无证据证明系公务员违反法定程序所取得,且被告及其选任辩护人于审判期日对本院提示之卷证,就证据能力均未表示争执,而卷内之文书证据亦无刑事诉讼法第159条之4之显有不可信之情况及不得作为证据之情事,依刑事诉讼法第159条至第159条之5之规定,卷内卷证资料(包含人证、文书证据)均有证据能力。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于审判外之言词或书面陈述,除法律有规定者外,不得作为证据,刑事诉讼法第159条第1项定有明文;又同法第160条规定,证人之个人意见或推测之词,除系以其实际经验为基础者外,亦不得作为证据。本件侦查中证人周秀霞之2007年1月25日侦查笔录、伍必霞之2007年2月1日侦查笔录、庄美珍之2007年1月25日侦查笔录、赵小菁之2007年1月31日侦查笔录、林得铨之2007年1月26日侦查笔录、吴定国之2007年1月26日侦查笔录、孙蜀之2007年1月26日侦查笔录、廖鲤之2006年9月12日侦查笔录、林秀风之2006年11月13日侦查笔录、石素梅之2007年2月12日侦查笔录、郑瑞成之2007年2月9日侦查笔录、王丽珍之2006年12月6日侦查笔录、沈荣泉之2007年1月2日侦查笔录、沈励强之2007年1月25日侦查笔录、谢鎙环之2007年1月26日侦查笔录、黄世兴之2007年1月29日侦查笔录、徐玉美之2007年1月31日侦查笔录,均系向检察官所为之陈述,性质上虽属传闻证据,惟本院审酌前开证人曾于侦查中结证在卷,又查无不具任意性等显有不可信情况,且陈述内容就其职位承办事项所提供之意见,系以其实际经验为基础,爰依刑事诉讼法第159条之1第2项及第160条规定,肯认其证据能力。

三、证人林秀风于2007年2月12日侦查中证述:“(问:稿澄清以后,隔天的联合报有刊登,你们有无剪报送给市长?)没有,市长自然会看到。”(见侦查卷十一第374页),属于证人非亲身经历所为臆测之词,依刑事诉讼法第160条规定,无证据能力。至其于当日其余证述部分,参酌上述二之分析,应有证据能力。

四、证人吴丽洳之2007年1月25日侦查笔录部分,经证人于本院审理中当庭表示侦查笔录与其当时所述意思不符(见本院2007年7月10日审判笔录),辩护人声请本院于2007年7月23日勘验侦查中录音带结果,其中:(一)侦查笔录载明“(既然前月底就申请,月初就拨款有预支的性质,是不是表示具领以后还是要用在因公使用的用途?)是没错。”(侦查卷八,第42页)。本院勘验结果为“检:既然前月底就申请月初就拨款,有预支的性质,是不是表示具领以后还是要用在因公使用的用途?就是说领出来,虽然月底就申请,月初1日就拨款,预支嘛,那我领以后,是不是还是应该要按照会计科目,做因公使用的用途来使用?吴:这我不清楚耶。检:那是当然的啊!吴:因为就是说钱给他了以后(被打断)检:怎么用当然你不清楚,我是说理论上啦。吴:对,理论上啦。检:理论是这样没错吧!吴:对对。检:我没有说你知道他是怎么用,我也不晓得啊,谁也不知道嘛!只是说既然是预先支用,领了以后,等于说这笔钱并不是你已经用了才来领,而是说现在反过来,还没用就领,1月1日拨款,当然还没用嘛,等于说我都还没用就拨给我了,那拨给我当然我还是要照(被打断)吴:应该是这样讲,因为我们不知道说(被打断)检:那不是你们的问题,我只是说,我是从推论理论来讲,今天不管是月初也好(被打断)吴:你讲的是没错啦!检:是没错(打字声)。吴:但是问题是说,因为理论上,我们就是因为不知道,其实市长他也,我们给他他也不知道说,他应该也不知道这样的规定。检:当然啊当然啊。吴:所以我们就是承袭以前(被打断)检:对啦,我们只是说不管是之前领还是之后领,这个钱总是要做吴:公,因公。检:因公支用啦,那怎么用是一回事,依你们的立场当然不管事前事后领都是要做因公支用。”

(二)侦查笔录载明“(所以你们是相信市长具领以后会做因公的支用,才会核章?)是的。”(侦查卷八,第42页)。本院勘验结果为“检:所以你们是相信市长具领以后会做因公的支用,所以才会核章?你了解这个意思吗?吴: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问题是说,我跟你说,我从来没想过这样的问题,我可以这样说吗?检:那好,我假设,因为是假如,所以就是这是当然,假设有怀疑当然就盖不下去啦!吴:对啊!检:那这是当然的一个事情嘛,我当然是相信首长,我才会盖章,今天不管相信首长,今天任何一笔来,我都是相信才会盖章。吴:而且其实它特别费也没有讲的很明确。检:除非你不相信,那不相信你应该就要那个了。吴:对,我听说特别费那时候也没讲的很明确,所以我们那17万本身就是(被打断)检:那是另一个作业问题嘛,譬如说历史共业的问题吴:对。检:或什么的问题,那是本身特别费自己的问题。吴:对。检:我今天只是就你们的程序来问你。吴:对。检:如果你有怀疑,那当然盖不下去嘛。吴:对。检:当然是相信,才会说核章嘛。吴:对、对。检:如果你知道市长具领以后没有使用或全数使用,你还会核章吗?假设你有怀疑,当然就盖不下去啦!吴:没有,理论上其实我看到他已经,领据已经,就是盖出来,我才核章。检:我知道啦,领据吴:对检:就是核销吴:对检:那就相信嘛!吴:对检:所以我才讲说这是一个制度问题。吴:对。检:是相信当然就盖了章!吴:对,他没有盖那个领据的章,我就不会核章。检:那当然啊!吴:对、对。检:我是说,如果因为吴:我知道检察官的意思检:因为你现在是月底就领了嘛,你了解我的意思吗,还没有用嘛,就先预支给他用了嘛,我领了以后我就要来用啊,假设你知道说,如果,我没有说是怎么样啦,是如果,有这个事实,发现说没有用,依你们的立场,你们应该就不会核章嘛…吴:其实我们说的事情跟,其实是,应该是,就像我刚刚讲的(被打断)检:我说事后,事后来那个啦,事后我们来推论是不是(被打断)吴:因为当时我们在盖的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说,我们认为他领据的部分本来就是他可以拿走的。检:这个,不在你们啊!我当然知道领据一盖,只要首长一具名,当然就相信首长嘛!吴:对,所以我们不认定说他应该是因公或是什么因私,我们就不知道。对,我是觉得应该是这样子说。检:那是事实问题,那是另一个问题,没有错啊。吴:对。检:就是你们不认定,依你们的立场你们并不去认定说有没有吴:公或是私的问题。检:对,公或私的问题。吴:对啊,我觉得应该是这样子说。因为你如果说是他私人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其实如果说我要是私人的用法,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领据盖了嘛。检:那假设都没用呢?吴:都没用? 检:我的意思是,就是说好了,领的话(被打断)吴:没用就是私的问题了嘛,对不对,如果都没有用就是私的问题,问题是我们还是会盖章,因为他领据一贴出来我们还是会盖章。检:都没用怎么会是私的问题,都没用就是没用啊怎么会,就是要嘛你就是有用以后才不好判断到底是用公的用途还私的用途,你没办法去判断。吴:因为站在(被打断)”。

(三)侦查笔录载明“(如果你知道市长具领以后没有使用或全数使用,你还会核章吗?)我们相信市长,只要市长领据具领,我们就核章,市长事后有没有用,或用到那里,这是市长的问题,市长必须对自己领据的真实性负责。”(侦查卷八,第42页)。本院勘验结果为“检:那今天这笔钱假设一直都在那里,没用怎么会(被打断)吴:我的意思是说站在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付款的承办人的立场来讲,我们其实你只要手续上完备之后他盖了章,这边都核好章,我们就是要做付款的动作,我们没有去想说公或是私。检:对。吴:对,就是没有去想说这样的说他到底这笔钱会去用在,他到底有没有用或是怎么样用,我们没有去这样的想法啊。检:好,那我知道,就是说你这方面还是相信市长就对了。吴:对啊对啊。检:市长具领出来我们基本上就相信他,就核章了。吴:对对对。检:那市长有没有用,那是市长的问题。吴:对啊,原则上是这样。检:(指导制作笔录)我们相信市长,只要市长领据具领,我们就核章。市长事后有没有用,或用到那里,那是市长的问题。吴:对。检:(指导制作笔录)他必须要自己,就是说以支用办法凭证处理要点第3点,要自己负责就对了,应该是这个意思啦!吴:对对对。因为没有规定说17万那个部分,它如果规定17万那个部分我们还要再做一个那个的话,那就有可能是那,但是它没有这样规定。检:(指导制作笔录)市长必须对自己领据的真实性负。吴:对,其实我们每一张凭证都是这样。检:对啊,领据也是凭证的一种。吴:对,就是说你要对你自己贴出来的发票或是凭证要负真实性。检:真实性的。吴:对。”。

(四)侦查笔录载明“(这个函之后,市长特别费领据列报部分,你们作业的时间就延到当月10号左右,然后20号左右才拨款,拨款的时间跟以后差很多天,拨款是直接拨到市长的薪资帐户,市长就应该会知道拨款的时间有改变?)应该知道,但实际上他的秘书并没有反应。”(侦查卷八,第43页)。本院勘验结果为“检:这个函之后,市长特别费领据列报部分,你们作业的时间就延到当月10号左右。吴:这不是我承办的。检:对啦,就是说,然后20号左右拨款,拨款的时间跟以往差很多,拨款是直接拨到市长的薪资帐户,那这样市长就应该就知道拨款的时间有改变?吴:理论上是这样,应该知道吧,我不晓得耶,因为我们不会去问他说,他们秘书也没跟我们反应过,我不知道他们的反应是怎么样。检:(指导制作笔录)应该知道,但实际上秘书并没有反应。吴:他们也没反应,所以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检:他们的秘书并没有反应。吴:对。”。

(五)侦查笔录载明“既然这个公函要‘注意有无于月初尚未发生即先行支付情事’,是否表示之后10号左右提出领据列报的市长特别费,市长已经有因公支用之事实发生,才来申请?)是的。”(侦查卷八,第43至44页)。本院勘验结果为“检:(指导制作笔录)既然这个公函要“注意有无于月初尚未发生即先行支付情事”,是否表示之后10号左右提出领据列报的市长特别费,市长已经有因公支用之事实发生,才来申请?检:理论上应该是这样嘛喔,就是说既然他已经这样来纠正了,之后也改变到10号来申请,然后20号拨。吴:这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检:那时候已经不是你做的了。吴:对对对。检:(指导制作笔录)是,应该是这样。吴:嗯,应该是这样,因为有时候拨少一点可能忘记了。”。

(六)侦查笔录载明“(所以你们会计、出纳人员会在黏贴凭证相关栏位盖章,表示是相信市长已经支用?)是的。”(侦查卷八,第44页)。本院勘验结果为“检:所以你们会计、出纳人员会在黏贴凭证相关栏位盖章,表示是相信市长已经支用?假设是这样推论下来?吴:就是他已经贴领据了?检:对,就是他已经贴领据了才盖章。吴:嗯。检:(指导制作笔录)是。”。

(七)侦查笔录载明“(如果发现市长并没有使用或全数使用,你们会在黏贴凭证相关栏位来核章吗?)如果知道是假的,当然就盖不下去。如果市长盖了领据,我们当然就相信市长,依支出凭证处理要点第三条,他要对原始凭证负真实性的。(侦查卷八,第44页)”。本院勘验结果为“检:如果发现市长并没有使用或全数使用,你们会在黏贴凭证相关栏位来核章吗?应该就不会核章嘛?我说现在如果说有发现当然就盖不下去,假设我送给你这张凭证是 (被打断)吴:没有,这是盖好的!检:我知道啦,我是假设说好了,假设我有一张凭据,你知道假的,你就盖不下去了。吴:那当然。检:所以意思是一样,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说领据当然是真的嘛!吴:他领据盖章我们就核发嘛!检:对啦,那我假设我现在问题是说,虽然这张发票是真的对不对,但是实际没有去买,假设啦,那你当然就盖不下去嘛!假设如果说你有发现这个问题,是不是?吴:我如果知道它是假的,我当然盖不下去,对。检:(指导制作笔录)如果知道是假的吴:当然盖不下去,但是理论上它如果他们市长室的人盖出来,我们就盖了。检:就相信了。吴:就是像支出凭证第3条。检:(指导制作笔录)如果市长盖了领据,我们当然就相信市长。吴:对。检:他要负支出凭证第3条,真实性的。支出凭证什么?处理要点?吴:支出凭证处理?检:要点?吴:好像要点的样子。检:对对对。吴:第3条。就是他对他的单据、原始凭证负真实性。检:真实性的。吴:诚信原则。检:(指导制作笔录)对原始凭证要负真实性的原则。”

(八)以上侦查笔录之记载,或系检察官以假设性用语“理论上”提问,笔录中问题及应答却略而未显,或仅是证人以口头语方式所为“对”、“嗯”之言词,而非针对问题回答,亦非为笔录所记载之肯定答覆,甚至在实务上整理证人回答以为纪录,亦未见如此差异,显见该笔录确有断章取义之处,且有笔录记载与实际问答不符之情,是笔录记载与证人实际证述内容既有不符,彰显前开侦查笔录不具特信性,而有显不可信情况,应依刑事诉讼法第159条之1第2项之反面解释,上开部分之笔录无证据能力,不能为证据,应以本院勘验笔录代之。

五、按“除前三条之情形外(按:指刑事诉诉法第159条之1至第159条之3),下列文书亦得为证据:一、除显有不可信之情况外,公务员职务上制作之纪录文书、证明文书。二、除显有不可信之情况外,从事业务之人于业务上或通常业务过程所须制作之纪录文书、证明文书。三、除前二款之情形外,其他于可信之特别情况下所制作之文书。”刑事诉讼法第159条之4定有明文。经查:

(一)“台北市议会市政总质询第4组质询纪录(台北市议会公报73卷18期)”、“台北市议会市政总质询第9组质询纪录(台北市议会公报73卷19期)”、审计部及主计处在立法院第六届第五会期关于特别费法律适用的公听会所提出之书面的资料(立法院公报第96卷第28期),系公务员于公务过程中,基于观察或发现而当场或即时制作之纪录文书,依刑事诉讼法第159条之4第1款规定,具有证据能力。

(二)台北市政府秘书处提供之“台北市长支薪标准与福利”、法务部2006年11月29日“法务部就有关首长特别费之法律谘商意见”,均系各该机关其职务上作业事项表示意见,核属刑事诉讼法第159条之4第3款其他可信之特别情况下制作之文书,具证据能力。

(三)选任辩护人提出朱石炎教授2006年12月5日于政治大学公企中心举办之“机关首长特别费及其相关问题座谈会”引言资料及黄锦堂教授同日之引言资料;公诉人于本院2007年6月5日审理中当庭提出之非供述证据编号58“路报导列印部分”及编号60“凯达格兰学校国务机要费与首长特别费制度改革”论坛资料,均属被告以外之人于审判外之言词或书面陈述,依刑事诉讼法第159条第1项,无证据能力。


如何在快手上直播卖东西
公众号微商城
怎么做微商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