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郭正钢妻子吴芳芳与被骗商户见面称没钱偿还

2018-12-03 16:26:17

郭正钢妻子吴芳芳与被骗商户见面 称没钱偿还(图)

郭正钢妻子吴芳芳(中间站立者)被带出来,面向坐在大堂的业主亲口表示没钱偿还,其后再无任何说话。(络图片)

3月15日是消费者维权日,浙江杭州数百名商户在浙江省军区门前聚集,抗议郭正钢妻子吴芳芳涉嫌诈骗2000名业主5亿元。

其后,有关部门罕见安排正在接受调查的吴芳芳出来与商户见面,她向在场的小商户证实无资金还钱。这是吴芳芳被查后首次露面,身边有警察维持秩序。

延伸阅读:

与郭正钢的婚姻

2012年或者更早时候,离婚后已单身的吴芳芳与郭正钢开始了一些实质性接触,“就是从租用军队的地开始的,本来吴这样的人,接触不到郭正钢的。”知道郭吴婚姻的一位人士称,不算有钱的吴芳芳与仕途正旺的郭正钢竟会以婚姻的形式走到一起,令很多人大跌眼镜。

吴芳芳是典型的草根出身,老家在离杭州500里外的杭州淳安县威坪镇黄金村,这是千岛湖水库形成后典型的库区村,由湖山、朋村、黄金里三个自然村合并,人口748人。吴家住在朋村,与中国大陆的其他农村一样,村里多是留守老人,很少见到年轻人。《凤凰周刊》去探访朋村时,一位村干部证实,吴芳芳从小在朋村长大,与其老母方水英相依为命。据吴家一位邻居介绍,他儿子与吴芳芳同岁,出生于1967年。而在大陆媒体《财经》杂志报道中,吴芳芳的出生时间为“1969年4月”。目前,尚无法获知吴的准确年龄信息。

有朋村人介绍,吴母方水英早年从淳安县二都那边嫁到朋村。吴芳芳的父亲叫吴开四,是地道的朋村村民。吴开四的一位昔日好友说,吴开四在家排行老四,年轻时当过几年海军,复员后被安置在邻县桐庐分水镇马刀厂当电工。因为丈夫是吃工资的城镇居民,在生产队时期的方水英,地头农活相对朋村其他村民干得少些。

吴开四一子一女,但幼子早年不幸溺亡,因此吴开四对女儿吴芳芳很宠爱。吴开四50多岁患肝癌去世。方水英后来又在当地找了个长她几岁的退休老师作伴,但前几年,吴芳芳的继父也因病去世。

吴芳芳户口幼时随父转为城镇户口,也在分水镇。朋村很多年长的村民都记得吴开四家的女儿读高中前的模样,“个子小小的,进出不太做声。”成年后的吴芳芳多数时间都在父亲身边,村里人了解得不多。

不过吴的再婚却在面积不大的朋村一时引起轰动,“听说她老公是军队的一个高级干部,公公是原中央的一个大领导。”因吴一直在外打拼,村人不知道吴芳芳再婚的时间,但水英家的女儿二婚嫁了个高官,却几乎人人都知道,这是小山村朋村建村以来前所未有的大事。

关于郭吴结合的内情,似乎也没外人想的那么顺利和风光,其间甚至经历了一番波折。某知情人士提供的说法称,郭吴在一次应酬后开房,“40多岁的吴怀孕后,吴一度带着她的老娘挺着个大肚子跑去省军区郭的办公室,要求对方给个说法。”而这时据说郭和前妻还没离婚。上述隐秘细节外界难以得知,未获更多证实。亦有其他说法称准确性待考。

郭的这一绯闻发生后,在军内小范围内传播,但很快得到有力的遏制。郭正钢此时正完成国防大学进修,等待晋级上升的关口,负面舆论的扩大或许不利于郭的仕途,事情终以郭的前妻离婚退场结束。2012年12月,郭正钢和吴芳芳顺利办理结婚登记。

被指作风豪放

吴芳芳搞军产开发之初,和郭正钢并无交集。“那个时候,两人不认识。”但吴芳芳与前夫的感情这时出现了问题,“以前去吴芳芳滨江的家里,都碰不到吴,从大儿子生出后,两个人就不住在一起。”吴的一位干亲说,她一星期都不回去一次,有时甚至更长时间,难得会在家里找到吴芳芳,“那时她大概在外面跑生意”。

与前夫若即若离间,吴芳芳似乎另有一段短暂的感情。吴军产项目建设方的一位项目经理称,对方是一位20多岁的富阳小伙,给吴芳芳开车。这位何姓小伙后来成为吴芳芳公司的副经理。吴芳芳起初几乎与何谈婚论嫁,但在结识权势更大的郭正钢后,两人遂闹分手。那小伙狮子大开口,要吴给他一部车子,600万元,再在杭州富阳当地造一幢别墅,“这个事情是事实,在工地上的人都知道。”该项目经理称,此时吴手里正好有大量的投资款,吴基本满足了他,小伙的别墅还是吴让项目方的一个老板去给建的。

2011年11月初,吴芳芳与结婚21年的前夫离婚。“吴芳芳的离婚是因为认识后面一个老公还是其他原因,我也搞不清楚,”

接近吴芳芳的一位身边人分析,也可能是吴芳芳做生意牵涉到向部队租地皮什么的,他们两个才开始熟悉起来的,没有人能知道他们间的秘密。接近吴芳芳圈子的一位商人说,吴芳芳能吹胡侃,善于交际应酬,作风豪放。已近天命之年还常穿红色高跟鞋、超短裙和低胸上衣。

这一年的郭正钢正在舟山警备区代职,当警备区政委。在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任上蛰伏4年后,郭由政治部副主任转任警备区政委。虽同为正师级,但后者是带兵部队。让郭赴基层代职,其再次提拨意味已十分浓厚。

郭正钢代职过的舟山警备区一些官兵,对其印象却非常一般。“以前警备区机关干部拿文件找郭,都找不到他的人,”该警备区一位要求匿名的军官称,郭正钢任警备区政委时,基本不到下面的团里去。

已是正师大校领导职务的郭正钢常会表现出“公子哥式任性”,其办公室案头的文件常堆积像座小山,一些非他参加不可的重要会议,他到场后一言不发,轮到他说话时,他照本宣科念完稿后,有时会突然甩手离去,令其他人很是难堪。

这些都丝毫不影响郭的政治仕途。2011年底,郭正钢到舟山警备区代职已满一年,他接到去国防大学进修的通知,这通常是大校军官擢升前的信号。2012年对郭正钢来说更是发展关键的一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42岁的郭正钢在完成军事学府的例常进修后,会收到副军职晋级命令,一步跨入副军少将序列。(据凤凰周刊)

吴芳芳在杭州下沙开发的中国五金装饰城。

吴芳芳在军区土地上的烂尾生意

2015年3月2日,军方证实,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2015年2月军事检察机关对其立案侦查。同一天,《财经》杂志披露了一桩郭正钢妻子吴芳芳在浙江省军区土地上的生意。

这笔土地生意是烂尾的杭州中国五金机电城(下称“五金城”。该项目后改名为五金装饰城)。

据公开宣传材料,位于杭州市下沙经济开发区的五金城是全国工商联指定重点支持项目,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重点引进项目、浙江省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及杭州副城市中心战略发展重点项目。

项目规划占地150亩,总建面积约30万㎡,五层建筑市场空间,每层分为A、B、C、D四个区块,铺位套内面积集中在16至32㎡,由杭州东皇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东皇公司”)斥资逾8亿元打造,“建成后将是全球五金机电品牌展示中心和流通中心,也将成为目前杭州的五金机电类集散中心。”

打造五金城的东皇公司,拥有者正是郭正钢的妻子吴芳芳。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东皇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28日,性质为私人有限公司,注册资金3000万元,股东为两名自然人吴芳芳和方水英。其中,吴芳芳投资2700万元、占股90%,方水英投资300万元、占股10%。方水英为吴芳芳的母亲。

东皇公司对五金城采取了购买再返租的销售模式。

2009年底,东皇公司开始与商户签订《商铺使用权出让合同》。

比如,陈寨潮以37.005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五金城二层A区204号20㎡的商铺。合同约定,开业日期为2011年5月18日,使用期限15年。同时,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将商铺返租给东皇公司经营,自市场开业起,东皇公司三年内分别按照6%、7%、8%的投资回报率向陈寨潮支付租金。补充协议同时约定,开业满三年后,陈寨潮可以选择退出,东皇公司全额退还商铺价款。

像陈寨潮这样与东皇公司签订五金城购铺和返租合同的商户有很多。比如,余爱娜以26.3万元购买了三层C区108号商铺17.72㎡的使用权,詹有顺以24.94万元购买了三层C区103号商铺16㎡的使用权,等等。

不过,到了开业日期,五金城没有完工。2011年5月24日,原定开业日期过去近一周后,东皇公司再次与陈寨潮等人签订了一份租赁合同,双方约定,无论五金城是否开业,东皇公司从当年5月18日开始向商户支付商铺收益。

虽然市场建设进度缓慢,但五金城的招商一直在持续进行。和前面的商户相比,后来的商户获得了更大的优惠:商铺的使用权期限为18年,且无偿续期12年,合计30年。根据同时签订的返租合同,从第四年起,他们每年可以获得不低于总价款6%的收益。

据不完全统计,五金城招商近2000户,东皇公司收到商户购铺款超过5亿元。

按照合约,商户们2011年、2012年、2013年都从东皇公司收到商铺收益。但他仍然忧心忡忡。因为到了2014年5月18日已经可以选择退铺的期限时,五金城仍然是一座烂尾楼。

据商户们叙述,约2011年五金城基本完成主体施工后,后续的内外装修时断时续,到2012年甚至彻底停工。东皇公司一位员工表示,五金城之所以烂尾,既有经济大环境的原因,也有经营不好的因素。

2014年,对后势不乐观的部分商户向东皇公司递交了书面的退铺申请书。要求东皇公司按照合约退铺退款。东皇公司则以资金不足为由,拒绝了商户的退款要求。

自2014年5月18日起,商户代表与东皇公司进行了超过10次的沟通协调会议,参与者包括浙江省军区和杭州市下沙经济开发区政法委、信访局,以及杭州下沙军地园区管理服务中心(下称军地园区)的官员。

按照参与沟通协调的杭州市政府官员的说法,之所以请省军区的人员参加,是因为五金城占用的土地原为省军区农副业基地。

在沟通协调会上,东皇公司的表述是,资金非常紧张,难以按照合约及时、全额退款,需要制定退款计划。

令商户们失望的是,双方的差距越来越大:东皇公司的退款方案从只退本金不支付违约金和收益,到分三年退款,再到退款打九折。到2014年10月时,东皇公司要求商户90%书面同意退铺或续约才退款80%,但当商户们完成要求时,仍未拿到退铺的钱款。

部分商户决定采取法律手段。付款718344元购买一层A区190号商铺的何永水,以未按时交付商铺为由将东皇公司诉至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请求解除《商铺使用权出让合同》,返还购铺款并支付违约金13万元。法院2014年5月27日下达(2014)杭经开民初字342号判决书,完全支持何永水的诉讼请求。

但是直到2015年1月,因为东皇公司账面上没有资金,官司胜诉的商户们也无法拿到退铺款。一些商户开始调查东皇公司的背景,采取到浙江省和杭州市政府、浙江省军区等地上访的方式进行维权。

2015年1月1日当天,游人如织的杭州西湖边,着名景点“柳浪闻莺”附近,与西湖仅隔一条马路的浙江省军区大门前,近百人聚集在有节奏地高喊:“郭正钢,还钱!”“郭正钢,还钱!”不少游客被叫喊声吸引,过去询问究竟。现场,不少人用拍照,不过很快被维持秩序的警察和便衣制止驱散。

当天,杭州市和下沙区的官员、以及省军区政治部的工作人员,出面接待了部分商户代表。不过,后来各方协调无果。西湖边的口号声一直喊到傍晚:“郭正钢,还钱!”

五金城的商户们称,市场的老板吴芳芳是郭正钢的妻子,因此有了在军区农副业基地上的生意。

对于这一说法,东皇公司一位员工则予以否认。她称,2009年吴芳芳开发五金城和瑞纺联合市场时,还不认识郭正钢,在租到土地进行开发后,两人有了工作联系,“是一段美丽的缘分。”

有知情人称,吴芳芳2011年11月与前夫离婚后,2012年12月,吴芳芳在更名后与郭正钢结婚,并于次年年初生子,其住址也改为在杭州南山路148号浙江省军区家属院内。但这一说法尚有待证实。

商户们称,五金城共有110多亩,吴芳芳每年需向省军区支付1000万元的租金。他们称,吴芳芳多次对他们声称,做五金城她赔了6000多万元。在与商户的沟通座谈中,吴芳芳曾经承诺,只要把老百姓的事情处理好,尽量挽回大家的经济利益,愿意净身出户。她说,东皇公司已经协调了杭州机电设备公司接盘五金城。

大部分商户对能否足额退款仍心存疑虑。在2015年1月20日的沟通会上,有商户直接询问吴芳芳和郭正钢的关系。吴芳芳没有正面回答,但表示她必须退出,是“因为政治原因不能继续经商”。(据财经杂志)

原标题:郭正钢妻子吴芳芳与被骗商户见面称没钱偿还(图)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苹果解锁
城市猎人
洒水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