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越自衛反擊戰中女人中越自衛戰越軍照片

2019-06-06 17:13:16 来源: 随州信息港

  林丽、乔雪,是14年前自卫反击战中我军某野战医疗所的两名女护士,在1979年3月5日北京下达撤军令,她们所在部队在后撤过程中,被发疯似尾追而来的越军部队围堵于越南境内黄连山麓,经数日激战,大部壮烈牺牲,小部被俘,被俘人员中包括林丽、乔雪等12名女兵。经历九死一生,林丽、乔雪逃出越南监狱,偷越老挝于当年1月才从缅甸回国。

  1979年2月17日晨.集结在中越边境上的17个师,22.5万人的中国军队, 以12个师的兵力,在国境线全线上对越南6个省11个县开始进攻,拉开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帷幕。林丽、乔雪所在的医疗所随西路的3个步兵师于20日占领越 南黄连山省省会老街市,在以后半个月时间里,给黄连山麓的越军部队以沉重打击。3月5日,部队奉命撤回国内,野战医疗所随某部行动,由于种种原因,晚了近 3个小时才到达预定集结地点。而正是这短短的3个小时的差错,该部及野战医疗所官兵被恼羞成怒尾追不舍的越军某主力师包围在黄连山北麓一个被当地人称为 黑雾谷 的山谷里。

  那天清晨,霧很大很大,似厚厚的帷帳罩住了黃連山麓。林麗、喬雪和醫療所的其他同志從車上下來,在路邊竹林里休息。昨天夜里2點開始撤退,走了半宿還沒有 走 出黃連山,不過,令人欣慰的是,再有半天時間就可走出黃連山,走出黃連山就到了邊境,馬上要回到離別了半個月之久的祖國了!林麗和喬雪,這兩位中學時 代就在同一個班,一起當兵,一起提干為護士,又一起參戰親如姐妹的女兵,異常興奮,悄悄議論著回去后要一起回家鄉休假。

  黄连山区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乎。终日云雾缭绕,有时一个多日都是雾遮天。突然,雾中传来了一阵激烈而沉闷的Q声, 越军追上来了! 一位参谋跑过来,通知医疗所立即按原定路线撤退,可没等林丽他们的车发动起来,前面和两旁也响起了激烈的Q声和越南兵的狂叫 喏松空叶(缴Q不杀)!

  他们被包围了。官兵们浴血抵抗了两天后,伤亡惨重。就这样,林丽他们成了越军的女俘虏被押往河内北郊的一个监狱。

  5月19日至6月22日,中越双方商定释放双方的全部被俘人员,中方依约交返越南俘虏人员1630人,越方却只释放中国被俘官兵238人,而把其他中方被俘官兵偷偷转移。6月23日,林丽、乔雪12名被俘女兵被转移到越老边境地区的奠边府监狱。

  这座监狱虽然设施老旧,但比较坚固,而且看守兵力较强,是越南的战俘营。12名中国女兵则是这座监狱首批女战俘。所以,她们被押到这里以后,令看守的越军官兵耳目一新,倒没有吃到象男兵们所受的苦头。然而,被俘的屈辱和对家乡亲人的思念使女兵们的精神几近崩溃。她们被关在监狱中一座独立小楼内,这座小楼曾是狱守妻子们的临时寓所。刚开始她们12个被俘女兵被分别关在楼上的4个小房间护士长、林丽和乔雪在同一个房间。房间是朝北的,终日不见阳光,阴冷潮湿,她们每人一张藤床,一条破军毯,比男俘们还多了一条旧床单,据说这是对她们的优待。女兵们被俘时,身上带的所有东西都被搜走,包括卫生纸。

  一连几天,没有人来提审她们,也没有通知她们到院里放风,也不见女看守,只有一个瘦黑的越南兵每天按时给各房间送饭,从来是一言不发。林丽等人多次在门内 呼喊,要求按国际惯例把她们的情况通知国内或是释放回国,但没有人理她们,大约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一天中午,林丽听到隔壁房间好象有人被提出去了,她们知道,隔壁关押的是叶永红、王立梅和赵小芳,又过了很长时间,隔壁房间传出了哭声,先是隐隐约约,后来声音越来越大,似乎三个人都在哭。有情况,会不会是姐妹们遭到了拷打或是受了凌辱,林丽、乔雪和护士长一商量,便开始使劲打门,高声呼喊, 让我们出去我们要见监狱长。 几个越南兵跑了过来,吓唬她们不许闹,但她们不听,继续打门和呼喊,终于,一个头头模样的军官出现了,他恶狠狠地望着林丽她们,嘴里蹦出几个中国字: 喊什么?你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吗?侵略者战俘!中国佬! 护士长针锋相对地说: 你们背信弃义,我们是为了教训你们!我们隔壁的姐妹被你们怎么了?我们要求同国际红十字会的人员见面 。军官哈哈大笑, 教训我们?你看吧,这里关的全是你们中国兵!见国际红十字会的人员?中越双方战俘已交返完毕,国际红十字会的人早走了,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护士长又要求把12个女兵都关在一起,军官理都没理,转头走了。她们又继续打门,再也没有人过来。

  上一页123下一页

经期不准该怎么办
治月经过多的中成药
月经血不畅是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