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剧本穿一遍 16.罚站

2019-10-13 00:42:01 来源: 随州信息港

每个剧本穿一遍 16.罚站

霍成骁看到这字条想了好一会儿才又写道:“你坐这里不舒服?还是你眼睛近视着看不清楚?想换座位?”

眼睛看不清楚这是霍成骁能想到的原因,因为他知道微凉有时候上课的时候眯着眼睛,主要的是以前两个人还不认识的时候他就见过微凉戴眼镜。

微凉看到霍成骁写的字条,心里面再次有些愧疚,看吧,她就知道这个少年是那种外冷内热的,看到自己说座位的事情,首先想到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微凉的视力问题,这种时候她突然有些后悔,写什么字条呢,就不应该这么问,恐怕未凉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她在遇见霍成骁的问题上经常反复,小心翼翼的仿佛在对待一件患得患失的珍贵物品。

“霍成骁同学,创作这首音乐的作者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

霍成骁刚把字条递给微凉,就听见老师提问,然后音乐老师安抚的朝微凉点下头,微凉简直恨不得将头埋进课桌里,音乐老师的那个眼神,显然是觉得霍成骁在欺负她。

霍成骁懒懒散散的站起来:“老师,创作这首音乐的作者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我怎么知道他是什么心情。”

“哈哈哈哈哈哈……”

教室里的同学忍不住爆发出一阵哄笑声,连微凉自己都忍不住想笑,赶紧把头低下。

音乐老师是一个20多岁的女生,刚毕业没多久还没结婚,比他们就大了不到十岁,此时听到霍成骁这样漫不经心,还有同学们当场哄笑,原本在众多科目中就不受重视的音乐老师,这一次难得的发了一回脾气:“霍成骁!你给我站到教室后面去!”

微凉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渐渐的隐了下去,说到底这件事情还是她的错,要不是她给霍成骁写字条霍成骁就不会给自己回,更不会被音乐老师抓个正着。

放学的时候一群人仿佛冲出鸟笼的鸟儿一样急急火火的往外走,只有偶尔几个人在慢吞吞收拾东西,微凉就是,她给霍成骁道歉:“对不起啊霍成骁,要不是我给你写字条

,你就不会被老师点名了。”

霍成骁看了她一眼:“别把什么事儿都给自己身上揽着是我说话惹火了她,不然她怎么会让我罚站,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说完了很傲娇的背着自己的书包,扭头就走了,微凉失笑,原来他根本就没有把这种罚站的事放在心上。

周一的总是那么繁忙,因为微凉次收作业的时候那么干脆利落的把作业拿走了,然后英语老师把没交作业的人叫了去,差不多整整一周的时间,除了请假的再也没有人拖欠英语作业,所以她的课代表当的还是比较轻松的,只不过微凉的理科明显是个老大难问题,周一的中午则是光数学就有两节课,三角函数这个让她学的很吃力,她如今也不敢想张美熙在月考中考了,只要成绩别掉的太难看就好了。

吃完午饭回到教室的时候,微凉照例一只手打开了保鲜盒,今日的水果是苹果和几颗草莓,颜色照样很漂亮。

只不过这次她刚刚打开饭盒就见霍成骁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你等一下。”

微凉不明所以,就见霍成骁从自己的书包里掏出一个超大的饭盒:“上周五把你的雪梨给吃了,你今天吃我的吧。”

他说完话把饭盒打开,推到微凉跟前抱着篮球就走了,微凉愕然的看着比她的保鲜盒大了两倍的饭盒:一排切成小块的雪梨,一排香蕉,还有一排粉色的莲雾,面则是火龙果,果子形状都切的有些乱七八糟,但是摆放的整整齐齐,可见是摆放的人很用心。

她正瞅着饭盒里的水果发呆,胡有容则见霍成骁没来坐了过来,一见那个大号保鲜盒里的水果,想也不想的拿手捏了一个:“阿姨今天怎么准备了两份水果?是给我准备的吗?心疼我妈顾不上我。”

她的速度太快,微凉根本来不及阻止她已经开动了霍成骁留下的水果,顺便还要听她吐槽。

这会儿教室里人不多,霍成骁又不在跟前,胡有容说话没了顾忌:“我跟你说,霍成骁这人真的很莫名其妙,上个礼拜五的时候非要跟我说有人找我,结果我出去的时候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后来我还跑到二班去问了人家,结果人家说他根本就没找我,你不知道我当时多尴尬。”

胡有容愤愤的插了一大口莲雾进嘴有些含混的说:“还有,他平日里凶的要死,好像他的座位是金子做的一样,我坐一下就会少一层似的,每次我坐过来感觉他都在瞪我。”

“我现在只希望他赶紧学习进步,然后下一次月考排座位儿的时候,他就跟你排不到一起了。”

微凉心里说,霍成骁进步不进步她不知道,但是她自己退步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微凉的那份水果还没打开,就听见胡有容继续叨叨:“阿姨今天的水果怎么切的好奇怪,没有以前那样漂亮了,切的大的大小的小。”

微凉正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她这是霍成骁带来的水果,她自己不仅把人家带来的水果吃了,还要不停的吐槽人家……

这时候就听到他们身后有人冷冷地说:“当然切的不漂亮了,因为这些水果是我切的。”

“噗!”

胡有容冷不防听到这句话,有些惊愕的转头当场就把嘴里的香蕉喷了出去,她甚至是朝着霍成骁的方向喷出去的,霍成骁反应快,立即躲了开去,那一瞬间微凉感到霍成骁的厌烦那么清晰。

胡有容接下来咳嗽的惊天动地,教室里为数不多的同学都被她惊动了,微凉赶紧给她拍背,食物要是叉进了气管里难受死了。

等到胡有容刚缓过来就被霍成骁提着衣领仿佛老鹰抓小鸡抓了起来给边上扔:“以后不要往我的座位去。”

“你!”

胡有容气的浑身发抖,这人实在太野蛮了!

然后就听霍成骁面无表情的说:“你吃着我的东西,还说我的坏话,这世上我再没见过比你更白眼狼的人了。”这话说的那么有道理,别说胡有容,连微凉都想不出有什么反驳的理由。

北京有治白癜风的好医院
湖南到哪家治疗盆腔炎好
哈尔滨治疗阳痿医院有哪些
南京治妇科的妇科医院
汕头治疗宫颈炎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