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國奢靡成风洪秀全嘚夜壶也用黄金造

2019-06-13 20:20:01 来源: 随州信息港

太平天国奢靡成风 洪秀全的夜壶也用黄金造

官方劫掠行为突破自行划定的底线时,执行者的公心和私心也随之模糊,而这也正是 圣库 连同整个 人间天国 走向崩塌的开始。

1848年的头几个月,对于广西桂平县紫荆山区的 拜上帝会 会众来说,是一段至为艰难的日子:前一年的10月26日,会中二号人物、日常事务主持者冯云山,被乡绅王作新以 谋逆 告发到官府后抓走,领导人洪秀全声称 去广州找门路 后滞留不返,留下一个外有团练紧逼,内则群龙无首的摊子,会众惶惶不安、人心浮动。

3月3日,会中骨干再次聚会商讨,但依然毫无头绪,众人处于焦虑之时,年轻的 烧炭佬 杨秀清忽然一阵乱抖,然后手作剑戟状指着众人厉声自称 天父 ,并说 该有百日磨难,这是对会众诚心的考验 ,要求各地会众同心协力,共渡难关。然后又一阵乱抖,杨秀清 昏倒 在地,片刻后睁开眼,仿佛大梦初醒。

原本游离于核心决策层边缘的杨秀清,因为能代 天父 传言,一下子成了会众们的主心骨,又因洪、冯缺席,他便成了 拜上帝会 的实际主事者。

尽管暂时稳定了人心,但会众们仍然面临着如何救人的迫切难题。直接而有效的解决办法,无疑是花钱打通官府关节,将人赎回。可问题是, 拜上帝会 成立5年来,从来没有公共活动资金。

于是,杨秀清带头砍柴烧炭卖钱,同时发动教众四处筹款,终于积攒资金成功贿赂官府,换来了冯云山的 查无谋逆实据 ,也让 拜上帝会 摆脱了一场树倒猢狲散的空前危机,而发动烧炭工们 科炭 ,从此开始成为营救被捕教众的不二法门。

所谓 科炭 ,即是发动烧炭工们每卖出一百斤炭就抽出一部分炭钱积贮起来,集腋成裘,成为公共基金,以应对随时可能会发生的此类事件。

1849年夏天, 拜上帝会 贵县赐谷的会众王为政、吉能胜又被官府抓走,首脑之一的萧朝贵当即赶赴赐谷,四处号召 科炭救护 : 总要兄弟齐心,有一升米,都要分半升救政、胜二人也。 (《天兄圣旨》)

然而,由于杨秀清等 烧炭佬 都是贫苦农民,自身尚且饥寒交迫、常年衣食无着,能自愿捐钱营救同会兄弟已殊为难得。忠诚度毋庸置疑之外,他们对于公共财政所能做的贡献,实在有限。

而且,初的 科炭 仅局限于营救,并没有成为 拜上帝会 的固定公共财政模式--可能是筹不到足够的银两,也可能是买不通官府,王、吉二人入狱不久就被严刑致死, 科炭 活动也就随之中断。但不到一个月,又有两位会众被抓走,于是又重开 科炭 。

实际上,到1849年前后,随着 拜上帝会 规模渐大,所需活动资金也越来越多:营救一些被抓的 拜上帝会 会众要钱,吃喝要钱,刊印小册子要钱,帮助生活贫困的教徒要钱,救助从紫荆山四周乡村流落此地的受苦者也要钱,制造或购买自保的简陋武器也要钱,建造急备谷仓以防当地灾荒瘟疫也要钱

寻找新的资金来源,已是迫切之事。

上帝所愿

杨秀清们将目光投向了会众中的富裕者。

在严厉责备某些会众信仰不坚、吝啬小气、不愿捐钱救人的同时, 拜上帝会 也开始鼓励某些富裕会众捐巨资救人,声称 这乃是上帝所愿 。

这时会中富裕者已为数不少:金田村有百亩稻田、好几家店铺当铺的小地主韦昌辉,金田几十里外平南县田跨三县、富甲一方的大地主胡以晃,以及贵县以侠气闻名的石达开。

拜上帝会 劝说这些客家大小地主加盟、乃至捐献家产,几乎都不费什么力气--他们的实际社会地位,与其拥有的财富不成比例。以韦昌辉为例,虽然家有薄财,甚至 出入衙门,包揽词讼 ,但还是一直被土着大族蓝家、谢家压制。

爱名声的韦昌辉花钱捐了个国子监生,并在家门前高悬 成均进士 (监生的雅称)匾额,藉以炫耀乡里。蓝家却买通县里差役,乘黑夜将韦家匾额上的 成均 二字铲去,然后向县衙告发韦家冒充进士。结果,韦家父子被抓到团防局,罚去300两银子。

胼胝性湿疹
临床表现
长春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