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变

2019-09-14 06:53:56 来源: 随州信息港

A市的是那座横跨江南江北的大桥,格局有点像南京长江大桥,可是不及后者长,也没有那么些慷慨激昂的雕像,没有桥头堡。因为保养得宜,桥面平整。桥两侧的钢质栏杆拔地而起,不知道当初如何设计的,钢栏看起来总像在蓄势待发,预备再高一截子似的。行人看栏像农夫看农作物,或花匠看“节节高”,有种期待它再往上窜一些的感觉。
到了晚上,几十对路灯鳞次栉比,远望似一条光龙。桥下波光摇曳,水纹荡漾,是“光龙”落到水中的景象,比桥上的模糊一些,流动闪烁。
伍明顶喜欢在傍晚或深夜来桥上漫步,是一个人来,不然带儿子来走走,吹吹晚风,也算一件惬意的事。夕阳把西天染成一片血红,云彩像棉花着了火,烧得兴兴轰轰的。伍明走在桥中央,抬头看看天,低头看看水。他旁边还走着一个女人,年龄在四十三四岁左右,眉目清秀,举止娴雅。伍明的儿子也跟在后面,喊那女人做“阿姨”,显然不是伍明的妻子了。
那女人微笑着说:“你瞧时间过得多快,你的儿子也这么大了。眼看着他们一天天长大,就是把我们朝五十、六十岁上赶啊,想想真叫人害怕。”伍明叹道:“岁月不饶人,连小亮他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小亮,静怡我从小看着她长大,是个好姑娘,你可不许亏待她,听到没有?”伍小亮听了,红了脸道:“爸!”伍明笑道:“害臊呢,到底是小孩子。”那女子也笑了,说:“我们静怡不是个省油的灯,嘴又刁,性子又古怪,以后要你们父子俩多操心了。”小亮忍不住说:“阿姨说得太重了。静怡活泼大方是有的,可不能说她嘴刁。她虽然有时候使点小性子,一般女孩子都这样的嘛。”伍明笑道:“你看看,这就辩护开了。人家当妈的说女儿两句都不行。卫敏你这下可以放心了,小亮是不会亏待静怡的。”那女人卫敏笑着说:“静怡从小娇生惯养,我就怕你们更宠坏了她。”
小亮跟在后面听他们谈论自己的婚事,想起下个月就要和静怡变成一家人了,不由得心情畅快,眼里的天格外亮堂,云彩格外娇艳,落日也成了朝阳。
西边的云层逐渐厚起来了,太阳落山了,再过一会,竟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虽说六月的天喜怒无常,或晴或雨,但像今天这样的天气仍是不多见的。伍明他们都没带伞,好在雨不大,打在身上,只当小小的出一身汗。
小亮跨上自行车说:“爸,阿姨,我先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晚上我跟静怡约好了看《泰坦尼克号》。”伍明点头道:“也好,你叫你妈把菜热一热,我晚上回家吃饭。”小亮答应一声,一眨眼的工夫就骑远了。
他回家快速冲了个澡,扒了两口饭,就开始换那件他穿的深蓝的T恤。这件T恤是伍明送他的,式样奇异,质地也奇,尤其那种潇潇的蓝色,亮处看像雨后的天空,水滴滴的,仿佛随时准备再下一阵;暗处看蓝得越发幽深,像被远远的微弱的灯光衬亮了的夜空。他觉得这颜色很神奇,是神秘的宿命的色彩。
伍小亮告诉母亲把菜热一下,父亲回来好吃。母亲先有些惊讶,随后才笑道:“倒是难得,天天出去应酬的忙人,今天在家里吃饭。”伍小亮在落地大镜子前面梳头,一边梳一边说:“我们在桥上正好遇到卫阿姨,她一个人在栏杆旁边看水,后来就陪我们一起散步,说我和……的事。”母亲笑道:“你怎么把‘静怡’两个字吃下去啦?”小亮笑而不答,往头发上喷“摩丝”。
八点多钟的时候,小亮和静怡已经双双坐在电影院里看美国大片《泰坦尼克号》了。看完了,静怡眼眶还是湿的。她理想中的爱情就是这样浪漫绮丽、生死以之的。小亮和静怡推着车走到桥上。桥灯照上高远的夜空,像他身上那件T恤的颜色,幽幽的。
静怡说:“怪不得这部电影这么轰动,讲了爱,又不只是讲爱,归根结底,说的是人性。不过人在灾难面前显得多么渺小和无力!”小亮爱怜的望着静怡,很想丢了车把静怡揽在怀里,亲她的头发,她的面颊,她的唇,她白皙的颈项。“人在命运跟前终究束手无策,比如慧星撞地球,我们要怎么办?人定胜天的说法,也就是平时说说罢了。”
小亮笑道:“你能不能别再说煞风景的话了?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啦。你就考虑着世界末日的问题,我可是光想着我们俩的私事,激动得天天睡不着觉。”
静怡开心的笑了,眼睛像星星,闪亮闪亮的:“好,咱们就说私事。我许多朋友都祝福过我了,有的连礼物都定下了。庄小蝶送我们一个水晶吊灯,漂亮极了,刚好挂在客厅里。还有唐丽打算送个中央空调过来,搞得像住宾馆似的,倒还是她的手面大。”她津津有味的开列出一长串名单,又说:“我不管,你选的伴郎可得是个帅哥,不然配不上我这边的伴娘。”小亮笑道:“要有多帅?”静怡格格笑着说:“打一点折扣都不行的那种。”
她忽然住了口,朝四周看了看,一手扶车,一手抓住了小亮胳膊说:“怎么今天晚上桥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往常可是车水马龙的。你看死气沉沉的,我都有点害怕!”小亮前后瞧了瞧:前面是灯和桥,后面是桥和灯,桥头桥尾都隐没在夜色里,消失不见。左右两边是桥栏,栏外是茫茫的大水,水色像墨汁,有灯光照着的水面则像蓝黑墨水。
“小亮,我觉得寒浸浸的,我们不要往前走了,回去吧!”静怡的眼中盛满了惊恐。
小亮他们不知道,这座桥在黄昏雨后已经毁了,他们脚下的桥已经不是原来的那座,它通向亘古的未知,虚空的虚空,一寸一寸都是虚灵。

黄昏时分,夜色还没有降临之前,小亮正在家里换他的T恤的时候,伍明和卫敏在桥上继续漫步。伍明说:“平常陪我散步的,不是小亮,就是来来往往的行人,这还是次;平常我要么说很多话,要么就看看看行人,不说话,像现在这样说三句,停一停,说两句,停一停,也是次。”卫敏说:“我对你来说,介于小亮和路人之间,所以你既无法沉默,又不能……又不能像对自己家里人一样。”她说到这里,把头微微转开了。伍明侧头向她看了一看,没有说什么,过了几分钟才说:“老王……现在怎么样?”卫敏轻轻叹了口气不吭声,半晌方道:“还是那样吧,能怎么样?”伍明不言语,也不朝她看,但是满脑子里都是她,这个可爱的,更是可怜的女人。王照山娶到她,真该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之叹,可是他竟然另筑爱巢,金屋藏娇,由那个年龄能做他女儿的女人任意挥霍。以他的工资,哪里来的经济实力?于是有那么一天,事情闹穿了,局长撤了,党藉也开了……虽然他生性圆滑,四处打点,事前又没留下太多实质性的把柄,险险的逃开了起诉,但这辈子在仕途上,算是到了头了。
“他前一阵变成了惊弓之鸟,这阵子变得很消沉。碰上这种……事情,他自己也知道是完了。本来还打算再往上冲一冲……中年干部,怕在男女关系上翻船……”卫敏说着,不觉生出委屈的泪珠来,有怜悯的成份,更多的是委屈。那个女人她见过,确切的说,还只是个女孩,二十二三岁的样子,和静怡差不多大,清纯美丽,半点不像电视里勾引有妇之夫的俗艳做作的女人——好归好,但并不比卫敏自己迷人。她没有自己的成熟风韵,也没有举手投足间那股书卷的清气,何况自己和王照山怎么说也做了十多年的夫妻。
伍明说:“老王他没有跟你解释?”卫敏摇头。伍明不由得生气,说:“你也太逆来顺受了嘛!”他跟王照山不熟,不便说什么,倒是对老同学有些恨铁不成钢。
伍明一直很排斥王照山,从王照山跟卫敏结婚的天起他就排斥那位局长。倒不单纯因为王照山是卫敏的丈夫,而是这个人本身就不讨人喜欢,不知道卫敏怎么会嫁了他。她如果再等两年,伍明一定会娶她。伍明有一个固执的想法,就是丈夫的学历要比妻子高,成就要比妻子大,要让合家大小在他的努力下过上舒心的生活。他原想拿到学位,初步打出一片天地来再说,想不到世事多变,“再回首已百年身”。如果他那时早做决定,一切都会两样了。
卫敏终于开了口:“他不想解释就由他去,其实就是说得一清二楚,于我们又有什么好处?就是现在这样,也够他受了:静怡从前喜欢她爸爸,现在简直没有正眼看他;有时候他跟静怡说话,静怡也不睬。”
伍明叹道:“这样的日子,过着有什么意思!”卫敏勉强一笑,道:“好在小亮和静怡下个月要结婚了,多少给我一点安慰。”伍明想起儿子的婚事,高兴之中略带点惆怅,上一代没完成的心愿,却在下一代人身上圆满了,那……也很好。
雨还在下,只是越下越小,风却越刮越大。卫敏笑道:“你看这风也怪,说来就来,一点征兆也没有。”伍明微笑着说:“倒像《西游记》里的妖风。”
他话音刚落,云中一条扭曲的赤红色霹雳像巨大的赤练蛇打到桥上,跟着又是一个霹雳,出奇的是每一次都击在同一个地方。桥面很快有了裂痕,发出吱吱格格的狞笑。两边的钢质栏杆忽然像农作物那样疯长起来,而且纵横交错,织成了一张死亡之网。
卫敏失声惊呼,伍明拉着她竭力想奔回桥头。桥上的人们大声惊叫,四处乱跑,想从越来越密的钢网缝隙中逃出生天。接下来的一个霹雳震天动地,彻底粉碎了桥面,也粉碎了人们的求生幻想。
桥面断成两截。伍明和卫敏恰好被钢网困在断裂带,不可避免的率先跌下水去,跟着又有成百的人纷纷落水。“扑通”、“扑通”的水花结束了无数故事,“轰轰”的惊雷闪电是辉煌的送葬曲。壮观的桥身大半倾入水中,变成了“Λ”字形,是一份无比丰厚的陪葬。
当一切复归平静,雨也恰恰停了。小亮那时正在冲澡,隔着窗户朦朦胧胧看到雨后的彩虹,就像一座美丽的桥。

共 68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桥上有人,但桥下有水,桥上走着的是曾经的梦想,不可避免的,在那慵懒的桥灯中复印过往。小亮是陪着走的,但小亮无疑有自己的生活,于是他去看那个举国上下顶礼膜拜的电影。然而,桥变了,有霹雳自天外而来,就像卫敏的局长丈夫,在如日中天的时候跌落尘埃。你心中有一座桥,在没有天外霹雳的时候发生裂变。小说不露声色,不张扬激越,不显摆轻佻,就那样娓娓地告诉你,桥变的真知。那彩虹是什么?不信,你自己看看。【编辑:耕天耘地】【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01024】
1 楼 文友: 2010-10-08 22:41: 2 桥上有人,但桥下有水,桥上走着的是曾经的梦想,不可避免的,在那慵懒的桥灯中复印过往。小亮是陪着走的,但小亮无疑有自己的生活,于是他去看那个举国上下顶礼膜拜的电影。然而,桥变了,有霹雳自天外而来,就像卫敏的局长丈夫,在如日中天的时候跌落尘埃。你心中有一座桥,在没有天外霹雳的时候发生裂变。小说不露声色,不张扬激越,不显摆轻佻,就那样娓娓地告诉你,桥变的真知。那彩虹是什么?不信,你自己看看。
2 楼 文友: 2010-10-09 01: 1:51 刚开始读的糊涂,桥似玻璃杯一样一下就裂变了,来的突然。每个人心里构架的那一座桥,在“晴天霹雳下”随时都会崩塌。小说也像那桥一样骤然巨变,而后平息背后的暗涌依旧流动。问安师父。 的忧伤
 楼 文友: 2010-10-09 08:48:26 先来占个位置,等下细细品读,O(∩_∩)O~,问好师父和耕大哥,小菊花,呵呵
4 楼 文友: 2010-10-09 09:17:54 说是现实主义小说吧,又有国外实验小说的影子,很诡异的。说是实验小说吧,又有非常雄厚的生活基础和人物,所以说师父这篇是独特之作。 落花有魂,信了,你有了感伤;不信,你有了心痛
5 楼 文友: 2010-10-09 09: 4:47 小说的写作手法奇异,看似极其生活化的开端,却以一场不可思议的裂变做为结束,闪电、彩虹来得都那般妖异突然,那般契合伍明与卫敏的悲情人生,契合小亮与静怡的感情,看似超现实的写作手法背后却并不脱离小说要表达的那种压抑与忧伤的氛围。
6 楼 文友: 2010-10-09 09: 9:46 一座桥像一座城市的脊梁,它支撑起一个城市南北两岸的生活,如果一份情感一份婚姻支撑起一个家庭的幸福一般,当卫敏无可奈何的面对家庭与情感的破裂时,她的心情或者就像那诡异的桥变,突然的粉碎一切来不及为自己的找一条生路。
异变的桥或者只是作者还原出来的意象化的主人公的某一种情绪的画面再现,人心中那些暗涌的潮才是真正的起伏汹涌。
7 楼 文友: 2010-10-09 09:5 : 2 小说有着深厚的生活底蕴,读来淡雅入心,短短的篇幅里将两代人、两个家庭的情感交缠点染的浓淡适宜恰到好处,传统端凝的写法中又借鉴了西方小说的表现技巧,用夸张的近乎魔幻的表现手法,将桥的裂变还原出一种类似电影里惊悚特技般逼人的视觉效果。这种借鉴却相当的有节制,并不过份,并在借鉴的过程里融入独特的表现手法和深刻内涵,化虚为实,将主人公压抑的内心感受借由意象的画面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作者是在文字来画一幅意境幽深压抑的画,并借此来表现人物的内心,并且相当成功的让读者借由那些诡异的画面,感受到了人物那份压抑与绝望的内心。
8 楼 文友: 2010-10-09 09:58:48 开篇时隐约觉得卫敏与伍明之间的气场有些特别,而一开始静怡的幸福也似乎隐隐笼罩着一些莫名的感伤,看完小说才发觉原来作者看似在写一场喜悦,实则是深重而压抑的悲伤内涵,静怡由对父亲的爱到绝望潜藏在她的意识里,或者是小亮的爱也不能抚平的伤。伍明对卫敏的那些遗憾,因了卫敏的不幸福而越发的懊恼愧疚,所谓桥的裂变,其实是主人公心上那些抚平的伤痕。
9 楼 文友: 2010-10-09 10:05:12 好文,顶 吾生于齐,长于鲁,壮游长安;踽踽独行中,我行我素,笑靥如花。
10 楼 文友: 2010-10-09 11:26:48 师兄的小说很深,似乎有种禅语的境界!
回复10 楼 文友: 2010-10-09 20: 1:05 这篇小说看似写桥,实则却是花非花,桥非桥,以桥做为表象书写一种禅理,悟的是人生宿命,生死缘劫,字里行间中透着佛家之侠的悲悯,有种“神既道,道法自然,如来”的境界。佩服,仰望,学习中,问好师兄(^:^)小孩老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小孩流鼻血怎么办
两岁宝宝流鼻血
小孩睡觉流鼻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