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父外篇枉渚城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01:06 来源: 随州信息港

“轰隆”!天地间蓦地响起一声惊雷。雷声滚滚,在这天地间回响不绝,震颤着这片原本秀丽的天地。紧接着,又是一道闪电,倏地划过长空,电蛇四散,整个昏暗的天空立时间支离破碎起来。  连绵的暴雨,“哗哗”不停的下着,砸着,不停的冲刷着这方天地万物。雨滴也肆无忌惮的落着,砸在这片红土地上,仿佛要彻底冲击起这土地,在地上溅起无数浑浊。  劲风也趁着这形势夹裹而来,在粗的大树也不得不甘心地弯下腰身,不知所措的在大雨中摇头晃脑着,叶子也哗哗直响起来。  远远看去,这雨幕里雾气蒙蒙的,视距也就三四丈远近。隐约间,一阵急促的“喳喳”声由远及近,不一会儿便从雨幕中冲出一个人来。来人似是个农夫,头上戴着斗笠,看不清面貌,只大概看出一副蓬乱的浓髯。颇为雄壮的身体上披着一件蓑衣,裤管挽得老高,一双脏脚赤着,毫无顾忌的踩在泥泞的红土里。但在这暴雨中,他依旧显得单薄了些,彷佛这暴雨在背后催促着他,让他不得已紧紧的在雨中地赶着路。转眼间重又走进远方的雨幕里。雷声依旧在天际里滚滚轰鸣,仿佛不顾一切的歇斯底里!  这片土地便是楚国西北的边界沅地。雨幕里,那农夫急急的赶着路,雨水淋湿了蓑衣里的麻布衣衫而不自知呢。前方水雾朦胧,隐约现出一座小城,城门上高悬着两个大字,下方隐约站着两名卫士,手里持着兵器。这就是楚国枉渚。  枉渚本来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江南小县城。只是近县城里多出了许多外人,有的是附近的农人慕名迁来入住,有的是附近县城搬迁过来的,也有来往商旅不绝。这些倒是让原住的县民生出了从未有过的骄傲感!这一切便全赖于几年前刚刚在县里上任的书吏屈正则!毕竟,三年前的枉渚只是一个破败楚国边境县城。  “站住!什么人胆敢靠近枉渚?”城门门卫厉喝一声,长枪一横拦住了雨中的浓髯汉子。“我是大梁驿使会奉,奉命求见里正大人。”汉子会奉在雨中退去了斗笠,露出来威武的浓髯面容,严肃答道。  “在这儿等着。”门卫收了长枪,警惕的看了一眼汉子雄壮的身躯,“待我通报一声。”  时间放佛很是急切,也或许是会奉的心太过急躁了吧。他急切的想要见到这个小小县城的里正,嚷道“我等不及了,快让我进去……”另一名卫士立刻撗枪拦住:“大胆,我枉渚也是你可以随意闯入的么?  会奉似乎全没有觉察,这个小小县城的守卫竟然敢于驳斥自己。他只是焦急的和守卫争辩着,终却连那可以暂且躲雨的城门也未能靠近。“国难当头,你们这些小吏竟然如不知通变!”会奉很是气愤,浓髯也跟着一阵颤抖。  那门卫听了一惊,正待追问辩解,只听得一阵朗朗笑声传来,赶忙收了兵器,回了岗位,不再理睬会奉。  “呵呵呵呵,是哪位仁兄如此焦急,要见我家大人?”  会奉抬头看去,透过淋漓满面的雨水,只见城门深处缓缓走出一个身材清癯,长须垂胸的身穿麻布长袍的老者。只见他面容蜡黄,神色间似有一丝惶急与不自然,双手背在身后,手里拿着一卷东西,隐约露出一截看上去像是竹简的东西。  “我是大梁驿使会奉,大梁危在旦夕,我奉命求见里正大人。”会奉气正辞严,很有一派威仪。那老者却恍若未见,颇有趣味的看着他,笑道:“好啊,那会驿使可有通证?”  “这……我从大梁出来的急,那有什么通证?”会奉解释道。老者一听,脸色立时大变,喝道:“好一个秦国探子,在这儿故弄玄虚,是打算让秦军趁机攻入吗?哼,休想!来人拿下!”两门卫听了,顿时惊诧不已,神色转而愤怒,横起长枪抢步趋近会奉,就要拿人。  会奉急忙后退两步,沉声喝道:“大胆,我可是上闾近仕!”“慢着,”老者出声拦住门卫,冷笑道:“现在要说出实话了吧?你究竟是谁,来我枉渚有何目的?”  “来你枉渚?”会奉一怔,转而惊喜道:“原来你就是这小城的里正!快,快带我去见大夫!”  老者丝毫不为所动,听到会奉说出“大夫”二字,脸色更是阴沉:“好啊,你寻大夫应该到大梁都城吧,到我这区区小城有何贵干?”  会奉本就焦急不堪,这会儿只是急着说道:“我有密件急需送抵三闾大夫!”一旁卫士嗤笑道:“好了,大人刚刚说了,我们枉渚没有什么大夫。你到底有何目的,快说!”说着一个大跨步,长枪向前一送,整个人跨出城门,雨水立时哗哗落满全身。  “上闾大夫有密信让你交给三闾大夫?笑话。”老者很是不屑地说着:“三闾大夫明明已经死了……”  “什么?大夫死了?这……这……”天空中倏地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会奉那张惊慌失措的脸庞。他很是吃惊的问道:“这怎么可能?不久前大夫还给我家大人送过御秦的策论!”  就在会奉神情慌乱之时,老者脸上十分隐秘的闪过一丝不忍。但这也只是一闪而已,他立马又坚定的喝道:“还不快快离去。难道你真是秦国的探子?左右何在?”  “拿下!”两卫士听令,齐步逼近身边,会奉仍处于失神之中。恍惚间,他一见到兵刃光芒,立时大喝一声,双臂圈向两柄长枪,奋力向两边甩去。就在两卫士陡感出枪受阻而大吃一惊之时,双枪径直斜过两边而去,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叫了一声:“保护大人!”紧接着退守老者身旁。  风雨顿止,只余得惊雷更胜以往。老者颇为惊慌的站在卫士身后,喝道:“会奉,你难道想触犯大楚法律吗?”  “哈哈哈哈哈,大楚法律?哈哈……”一连串的笑声响彻天际,隐隐要压盖过这铺天盖地的暴风雨!轰隆!雷声响彻大地。彻底震颤着这方天地。“大夫死了?哈哈,大夫死了,那我大楚也就完了……”会奉突然悲楚的说道:“大人,我有负于你啊……”  蓦地,会奉扭转过脸旁,一副极力挣扎压制的样子,说道:“不对,方才你还说城内没有大夫,现在却又说大夫死了?”  “好吧,”老者会心一点头颅,对两位门卫说道:“你们可曾见到屈正则书吏?切莫要撒谎!”  风雨依旧,它毫无忌惮的肆虐着这片天地,仿佛苍穹失去了屏障,让卫士们担心那滚滚雷声可是要震破他们的希冀。  “听说屈大人已经五天不见人了。”  “嗯,屈大人待我们不薄啊,谁知道会出这等事,真让人担心……”  “是啊,听说见他的是汨罗江的老渔夫,万一屈大人一个想不开……”  屈大人屈正则失踪了。这是整个枉渚城都已经知道了的事情,他们太关心这个新到的书吏了,就像苍天正在降下暴雨,这是任何人抬头便可知晓的。  愣愣的听完了,会奉扭头走了,落寞,孤寂,一往无前,似乎再也没有未来,没有了希望。正如这个岌岌可危的大楚国一样。但他仍旧秉着一个希望:找到三闾大夫!暴雨顷刻间淹没了会奉伟岸的身影,天地间顿时宁静肃穆起来。  老者叹息了一声:“哎,壮士啊,老朽对不起了……”说罢,对卫士说道:“你们二人一定守好城门。一但屈书吏有消息马上通知与我!”  “是,大人放心。屈大人是我们整个枉渚的恩人!”一卫士沉声回道。“嗯。”老者焦急的神色十分明显:“还有屈书吏记载的渔夫,一定要找到!”说罢,他转身又向城内走去。口中喃喃道:“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为了枉渚的老百姓,别怪老朽自私了。我不会让任何人将你带走的,否则恐怕秦兵就要攻进枉渚城啊。”老者暗叹一口气,重重拍了拍腰间的竹简,这卷竹简便是屈正则留下的线索:《渔父》。  “假如,屈大夫还能找回来的话……” 共 286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济南红绘医院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