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中小鞋企為何冷對“機器換人”?_鞋業資訊_要聞分析

2019-03-06 17:53:41 来源: 随州信息港

【調查】中小鞋企為何冷對“機器換人”?_鞋業資訊_要聞分析   【-要聞分析】走進TCL多媒體制造中心的彩電生產車間,映入眼簾的不是人頭攢動的場景,而是全自動生產線上機器自行運轉的忙碌景象。全自動導引運輸車、全自動鎖螺絲機、全自動模組翻轉機、全自動包裝機……流水線上各種機器輪番上陣,一臺臺電視機由此自動化完成裝配、測試、包裝,快節奏合格下線。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如今,越來越多的惠州大中型制造企業采用全自動化生產線,在不同工位以自動化機器設備替代人工,提高了生產效率。這背后是惠州近年來力推新一輪技術改造。今年上半年,全市完成工業技改投資181.9億元,增長147.5%,居全省前列。 然而,與電子信息、汽車零部件類企業紛紛進行自動化和智能化改造所不同的是,惠州的傳統制造業,如制鞋、紡織服裝等行業,尤其是中小企業,由于資金不足、融資門檻高等因素,并缺少本地榜樣示范帶動,對“機器換人”積極性不高,普遍還在觀望。 相比周邊城市“機器換人”如火如荼,惠州企業開展技改的熱情也整體偏低。面對創新驅動發展的新形勢,企業不進則退,市場競爭也將迎來新一輪的“洗牌”。如何通過技術改造和創新研發搶占行業高點,怎樣解決現存問題讓眾多企業特別是中小型企業的“機器換人”行動快起來,進而增強創新實力,是今后一段時間內惠州產業轉型發展待解的難題。 1 亮點 多家大企業斥資上億元推動技改 作為惠州的支柱產業之一,電子信息產業是目前技術改造較集中的一大領域。事實上,近年隨著消費電子產品對生產技術和品質工藝提出更高標準要求,加之勞動力成本上升和“用工荒”,以往依靠“人海戰術”的低端加工模式已不再風光,惠州的電子信息類企業也在陸續推動“機器換人”。 記者走訪發現,TCL集團、德賽集團、華陽集團、僑興集團等龍頭企業近年來都大手筆進行技術改造,投入資金動輒上千萬元甚至上億元,主要是以采用全自動化生產線為突破口,試圖打造自動化和信息化集成智能化工廠。 僑興集團旗下手機生產企業僑興電子公司制造中心總監魯彬介紹,從2013年下半年起,該公司就開始投入上億元在自動化生產線的研發和推廣方面,無論是生產過程中的高速貼片、芯片封裝、自動封膠等環節,還是光學檢測、測試、組裝等環節,均引進一些標準進行自動化升級。 魯彬說,該公司擁有的8條先進的SMT(表面貼裝技術)高速生產線,全部是用的德國西門子的生產設備。通過這些舉措,可以少招聘近1000名作業員工,產品的質量也得到大幅提升。 僑興集團財務副總監汪炳春透露,該集團計劃近兩三年內共計投入3億—5億元,先后完成旗下多個子公司的自動化更新步伐,向著工業4.0的趨勢發展,朝著“智慧工廠”的目標邁進。 同樣在手機制造上,TCL通訊近年也較大規模投入自動化設備。以前一條30人的手機組裝線上,要有10個人進行產品質量檢測,但當TCL通訊投資逾千萬元的全自動MMI(人機交互)測試設備去年啟用后,每條線只需4個人。 而TCL多媒體制造中心圍繞建立智能工廠,斥資近4000萬元推進彩電生產自動化項目,自動化設備的應用大幅節約了人力成本,預計每年可節省費用近3000萬元。 華陽集團在LED、汽車電子制造等方面也不斷推進“機器換人”。2014年8月華陽光電正式投入使用全自動化生產線,從燈具零配件的自動上料、自動剪線、自動安裝燈頭,到自動翻轉、自動焊錫、自動測試等工序,全部由機器人完成。 “通過機器人取代工人,僅一條LED球泡生產線的生產效率可以提高600%左右,直接人員減少75%。”華陽光電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鄧惠慶說。 華陽通用電子公司則以德國工業4.0和美國智慧工廠為藍本,去年12月規劃擬投入1億元建設“華陽智慧工廠”項目,將打造全球的車載電子產品生產基地。 技術改造給企業帶來了好處。通過半自動化、自動化改造,華陽集團每年可減少人工1000—1500人。根據計劃,該集團今年將加大技改投入,繼續引進機器人,推進信息化與智能生產融合,打造“智能工廠”。 自動化升級改造只是加強技術創新研發的一方面,如今惠州不少大企業越來越舍得花錢搞研發。以TCL集團為例,2015年上半年其研發總投入就預計達到16.2億元,同比增長22.1%。 2 隱憂 今年有意技改的規上企業僅逾一成 近年來,惠州技改投資不斷增長。2011—2013年惠州工業技術改造投資同比分別增長61.5%、48.1%和44.4%。2014年惠州全市工業技改投資完成160.8億元,總量居珠三角第3位、全省第4位;增長54.5%,增幅居珠三角第5位、全省第11位。 盡管工業技改投資高位增長,但從全省來看,惠州的情況并不算特別突出。相比“高富帥”的大型企業的高熱情,比較“差錢”的中小企業面對工業4.0以及“機器換人”的熱潮表現得比較平靜甚至冷淡。 企業技改積極性不夠強,是目前惠州工業技術改造面臨的一個隱憂。去年底的官方數據顯示,惠州全市1031家主營業務5000萬元以上的被調查企業中,有技術改造意愿的只有236家,僅占22.9%。 而根據經信部門近期的數據,全市1801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中,2015年有意向開展技術改造的企業有249家,雖計劃投資額較大,約為180億元,但企業數量占比僅為13.8%。有技改意愿的中小企業的比例則更低,企業“想技改、要技改、能技改、爭技改”的氛圍還沒有形成。 相比之下,珠三角不少城市的企業技改熱情顯得更高。以“世界工廠”東莞為例,東莞市經信局去年對441家企業的調研數據顯示,66%的東莞企業已經在近5年開始實施“機器換人”,并有92%的企業表示將在未來兩年繼續加大投入或準備開展相關工作。而目前東莞正實施“機器換人”項目505個,該市首個“無人工廠”也已開建。 實際上,東莞、佛山等珠三角城市去年就發布了“機器換人”戰略規劃,在一系列政策扶持和較高的專項資金補貼激勵下,這些城市的制造企業技改氛圍較濃,爭相引進工業機器人等智能裝備,向智能化生產轉型。 而在中山,企業技改意向也較高。根據該市經信局此前的摸底數據,中山全市主營業務收入超5000萬元的企業技改反饋率達96.5%,技改投資意向率達68.2%。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惠州的技術改造投資對企業的推動作用仍有待提高。雖然目前對于大中型企業來說,自動化技術的貢獻率正不斷攀升,以TCL通訊為例,通過技術改造其自動化貢獻率已從2012年的2%增長到了2014年的10%,但運用的主要還是分散的單機智能設備,與珠三角其他城市的領頭企業正將全自動化設備集成一個大生產系統的智能工廠還有差距。 對于惠州大中型企業來說,接下來技改的目標是要將單機智能設備整合化,形成互聯、集成和大數據管理,實現從智能配件、智能設備、智能生產線到智能車間、智能工廠、智能產業鏈的集成制造系統。 3 遇冷 制鞋業服裝業“換人”動力不足 記者摸查發現,從事制鞋、紡織服裝、建材家具等傳統制造業的惠州中小企業技改意愿并不強。對比周邊城市同類行業熱火朝天地“機器換人”,自動化、智能化設備在惠州的鞋業、服裝業等行業中尚未較大范圍應用,總體上偏“冷”。 多名制鞋和制衣廠老板表示,雖然也希望引進先進技術,但是中小企業,資金有限,“機器換人”動力不足,對智能裝備的實際需求和熱情也比本地電子信息等“高大上”行業要低,自動化生產設備應用緩慢。 惠東鞋業是一個縮影。“一把錘子、一把剪刀、一桶膠水”的家庭作坊式生產曾是惠東鞋廠的寫照,盡管近些年通過推進標準化、機械化,擁有自動化成型制鞋生產流水線350條(套),但小作坊式局面仍較普遍。 截至2014年末,惠東全縣鞋業單位數有6380家,其中個體戶占5515家,而員工在20人以下的企業占了85%。面對外部需求疲軟、訂單下滑、生產成本增加,當地小鞋企和個體戶受到沖擊。 惠東縣政府方面此前提供的數據顯示,去年惠東鞋廠半歇業達372家(戶),倒閉211家(戶)。一批鞋業個體戶關門的同時,也有的鞋企通過技術改造、品牌聯盟和創新營銷渠道在抱團發展,產品工藝和質量有較大提升。 中國皮革協會副理事長、廣東省皮革協會執行會長王建新說,惠東鞋業與廣東乃至全國的制鞋業一樣,都面臨轉型升級問題。 當地一些鞋廠老板也坦言,有考慮過進行技術改造,引入更多自動化生產設備,但由于單戶生產規模小、資金又比較緊缺,導致難以實現。 不單是鞋業如此,惠州的紡織服裝產業也面臨類似困局。記者走訪縣區發現,多數服裝企業規模不大、品牌知名度低,先進流水線作業的普及程度不高。 以服裝企業遍地開花的博羅縣園洲鎮為例,該鎮擁有服裝生產及配套企業1000多家,從業人員約6萬人,年產各類休閑服裝1億件。雖已有部分服裝企業采用自動化吊掛系統,也有的從國外引入了先進的印花設備。但總體來看,自動化設備還沒普及。 相比之下,東莞等地紡織服裝、鞋帽、家具等傳統產業近年來已刮起“機器換人”旋風,得益于當地較好的裝備制造業配套基礎,如今機器自動化應用已成氣候。 例如,以毛織業聞名的東莞大朗鎮,從2005年數控織機使用量不足600臺到如今約5萬臺,基本完成首輪“機器換人”。上百家中外數控織機品牌企業在大朗設立銷售機構,形成長約1.3公里的“數控織機專業街”,使大朗成為全國數控織機集散地、全球使用數控織機集中的地區。大朗不少數控織機企業還推出租賃業務,通過租用設備促進資金不足的小毛織廠技改。而鞋業大鎮東莞厚街的鞋企同樣較大規模“機器換人”,鎮內鞋機制造廠也快速發展,鞋機產銷量居全省前列,制鞋自動化設備加速推廣。 廣東鞋業廠商會秘書長楊霞認為,惠東鞋業要積極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從此前的以量取勝,轉變為以質量、技術、創新來提升效益。 有專家指出,惠州的制鞋、紡織服裝等傳統優勢產業若不盡快抓住技術改造的契機向高端化發展,而是仍停留在依賴人工拼“人海戰術”上的話,在競爭中將很難有優勢。 4 探因 不少中小企業“用不起”先進技術 記者調查發現,在近年開展“機器換人”的惠州企業中,規模以上企業占大多數,而規模以下企業占比偏低。越是具備較強實力的大企業,進行技術改造的趨勢就越明顯,相反,越是財力不雄厚的中小企業越缺乏技改的意愿和動力。 “缺錢”是很多中小企業進行技改時面臨的“攔路虎”。大企業在技改和研發方面可以大手筆投入,如TCL集團一年投幾十億元用于研發,這是一般企業望塵莫及的。 中小企業通常流動資金比較緊缺,貸款也不容易,面對高投入的“機器換人”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 “主要是因為設備太貴了。”位于惠東的廣東香戀鞋業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彭東林說,國外的鞋業可以做到全自動化,因為其產量高,而且人工成本相對高,用機器成本相對還更低一些,但惠東鞋業大面積推廣自動化生產還不太現實。 數據顯示,目前的工業機器人設備基本還是要通過國外進口,單一臺機器手就在20萬元左右,若整個配套設備都要進口,一個臺組就要花45萬元。惠州市吉隆奧斯利鞋廠負責人陳玉盛說,引進全自動化設備要進行大規模生產才比較劃算。 另外,惠州的智能裝備制造業底子較薄,較少自主生產自動化、智能化設備,中小型鞋企、紡織服裝廠不能就近選購先進適用設備,跨區域購置又會增加成本,“機器換人”還未形成示范帶動作用,因而大規模推廣較慢。 通過“機器換人”可減少人工成本,但業內認為現代裝備更新換代周期一般為2—3年,而企業對技改要求在較短時間內回收成本,購置設備的高額費用是中小企業較難擔負的。 “不是我們不想用先進技術,是用不起。‘機器換人’動輒要花數百萬元甚至上千萬元,而回收成本可能要等上好幾年,也等不起。”有企業負責人坦言。 “機器換人”后也可能帶來訂單不足、產能閑置、配套研發能力跟不上等問題。有企業老板說,“機器換人”本是好事,可是機器人的成本很高,購買了之后,訂單又不夠,企業日子難過。 除了硬件投入,企業進行全流程技術改造并非簡單地買幾臺機器更新生產線就可以一勞永逸,還要求有懂技術的人員進行日常操作和定期維修保養。 記者走訪得知,目前中小企業普遍缺少這類技術人才,這對其應用研發配套和技術人才培養提出了更大的考驗。而要配備技術型人才,后續也要一筆不小開支,一些中小企業對“機器換人”只能望而卻步。 “對比周邊城市,惠州對于‘機器換人’的落地優惠政策還不夠多,特別是缺少配套實施細則。”惠城區一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建議,政府應在企業技術改造上提供更多專項資金補貼扶持,同時要搭建多方聯合的擔保、融資平臺,為企業技改融資開辟綠色通道。(-權威專業的鞋業資訊中心。中國鞋業十大品牌評選:http://www.cnxz.cn/activity/) 红花油哪个牌子好
舒筋活络吃什么食物
冬季皮肤干燥如何保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