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收复台湾时机未到中国台湾问题中的时间因素

2018-10-31 13:45:17

收复台湾?时机未到:中国台湾问题中的时间因素

> 近来伊朗核问题愈演愈烈,大有发展成严重危机乃至引起地区战争的趋势,国内的友针对这一问题的评论也铺天盖地。近日,偶然间看到一篇友发的贴子,标题是“中国如错过了美伊战争将失去的收复台湾的机会”,该文将伊朗核问题直接与台湾问题联系了起来,提出中国应趁波斯湾地区可能爆发的新的局部战争之机武力收复台湾,完成国家统一大业。

我对于上述观点实难苟同,我不认为伊朗一旦与美国爆发冲突(那怕是类似于伊拉克战争那样的大规模地区战争)就会为中国收复台湾提供一个真正值得冒险的机会。主要理由如下:

(1)美国对台湾的安全承诺绝非我们国内很多人想象的那样是可有可无的,一个亲美的台湾对于美国具有非常重大的地缘战略价值,即使仅仅从军事战略的角度看,美国也不可能轻易放弃台湾这个远东和西太平洋地区的战略要冲。台湾到底是亲美还是亲中将直接决定西太平洋地区的整体战略安全格局,美国人非常清楚,台湾如果真的归入中国,则美国建立的针对中国的太平洋岛链封锁线势必土崩瓦解。台湾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它攻防俱佳:向东可以直入太平洋,向西可以有效屏护中国大陆的沿海发达地区并全面控制台湾海峡,向北可以遏制日本(至少,届时日本的主要海上交通线将处于中国的严密监控之下),向南可以直面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和澳大利亚。因此毫无疑问,我们不能指望美国会坐视我们收复台湾。而且可以肯定,一旦我们这时动手,美国必将采取一系列强硬的干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采取军事行动。

(2)伊朗核问题即使演变成一场地区战争,也不会从根本上动摇美国对台湾事务进行必要干预的决心。而且,久居“世界警察”之位、谙熟国际事务的美国也不至于愚蠢到这样的地步:让自己在对伊朗进行战争时完全丧失在其他战略地区为保护美国国家利益而采取有效军事行动的能力。事实上,美国拥有一套成熟的危机应对机制,它不可能让区区一个伊朗问题就束缚住自己的手脚。军事上,美国对付伊朗充其量只需动用三、四个航母战斗群,而届时美国至少仍可有四个以上的航母战斗群可以同时派往其他热点地区执行任务。而四个航母战斗群足以解除大陆对台湾的全面海空空封锁,以目前中国海军的实力,显然不足以应付这么多的核动力航母编队。更何况,美国驻在西太平洋地区的海空军力量也必然会介入,而近来进驻这一敏感地区的美国F-22“猛禽”第四代战斗机在性能上对现在的解放军空中力量形成了质量优势,届时“猛禽”一旦出动,我们的空军能否夺取制空权就是个很大的疑问。所以,在打击伊朗的同时,美军有实力干预台海的战事。那种以为美军会无暇东顾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美军一向宣称的有能力同时打赢两场大规模地区战争的说法可并非是信口开河之辞。具备那样的能力是美国充当世界警察的力量基础。

(3)中国目前还远远没有完成对台湾进行一场成功的统一战争的军事准备。尤其是中国的海空军实力远未达到可以有效地对台湾进行全面封锁、掌握台湾地区的制空权和制海权、阻断外国武装力量对台海战事的介入的水平。从现阶段两岸军事力量对比上看,大陆虽占有明显的数量规模优势,但在质量方面却还未显示出明显优势,部队的训练水平也难说强于台军,而现代战争比拼的恰恰正是质量和作战人员的素质。我们军队的训练是否真的能够适应现代高科技战争的需要是个未知数。鉴于我们的军事准备尚不充分,因此武力统一台湾的基础条件就不具备,现在就动武冒险性极大有不负之嫌,一旦失败,后果将是灾难性的。

(4)现在武力攻台可能产生的政治和经济后果或许是我们所难以承受的。众所周知,台湾是中美关系中的一个核心问题,中国武力收复台湾对于美国来讲是不能接受的一种情形,假设我们收复了台湾,可以预料美国会利用其掌握的强大的国际经济资源和政治影响力对中国进行全面政治和经济制裁,其力度和范围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届时,中国能否承受台海战事的“后遗症”也是决策者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综上,我个人认为,伊朗问题不可能对美国形成真正地牵制,现阶段还不是我们武力收复台湾的时机。

但是,尽管如此,我们却不能不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台湾问题中的时间因素。

台湾问题自1949年伴随着蒋介石政府退出大陆时开始存在,一直持续到今天,已有58年之久。不过,在李登辉上台之前的几十年间,台湾问题还不具有很大的迫切性,因为那个时期的台湾处于国民党“两蒋”(蒋介石、蒋经国)政府的统治之下,“两蒋”政府源自大陆的国民政府,并非台湾本土政权,无论是蒋介石还是蒋经国都是地地道道的大陆人士,他们在政治上都认为台湾只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这一点与大陆的共产党政府是一致的。所以在1972年的中美建交联合公报中美国方面才会作出那样的表述:

“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

因此,在“两蒋”时代,台湾独立是一个不仅大陆的共产党政权无法接受、而且当时的台湾国民党政府也同样无法容忍的选项。

在这一政治大背景之下,大陆政府在条件并不成熟的情形下并不急于统一台湾。按照我们当时的理解,台湾即使暂时不能回归,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国家的内部分治,说到底是谁统一谁的问题,并不会危及中国的领土完整,所以统一的问题可以拖得久一点。可能正是基于这样的考量,1974年11月,毛泽东在与基辛格谈话时才会作出“台湾问题可以等一百年”的表示。

但是,随着具有浓厚中国情结的“两蒋”时代的结束,台湾的独立派势力迅速成长,李登辉政府不再遵循“两蒋”时代的中国路线,而是极力推动台湾本土政权的建立,开始了去中国化的进程。完全发端于台湾本岛、没有大陆根基和大陆情结的民进党上台执政后,台湾已经不可避免地滑向了独立的政治轨道。台岛“政治生态环境”的急剧变化使台湾问题的性质也随之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并骤然迫切起来,因为现在的台湾政权实质上已经不再是1949年退往台湾的那个中国国民政府,尽管它的“国名”暂时还没有变化(可是谁能保证它未来不会发生变化呢?),却毫无疑问地奉行着与“两蒋时代”的国民政府完全相反的国家政治路线。这就决定了现在的台湾政府实施的每一个重大政治举措实际上都是其“台独路线图”上标注的一步。因此对于大陆来讲,解决台湾问题显然不再是个可以耐心等待而不必过分考虑时间因素的国家任务了。

我个人认为,在海峡两岸现有政治生态不发生根本变化的前提下,台湾问题中的时间因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上:

其一,对台湾而言,时间与其独立倾向总体上成正比。也就是说,台湾问题拖得愈久,台湾的独立意识就会愈浓厚。

必须坦率地承认,台独主张在现在的台湾社会中不是毫无群众基础的空中楼阁(如果是这样,台独也就不会成为一个令人担忧的现实问题了)。实际上,我们反思这几十年的历史,台湾的独立势力之所以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绝不是空穴来风的偶然现象。台湾部分民众中的台独意识逐渐抬头是与台湾长时期与大陆政治隔离的现实分不开的。打一个可能不十分精确的比喻,一个人如果从小离开母亲的怀抱独立生活,待他成人以后,他对于其生母缺乏亲情是非常自然的事,而如果他恰好又被一个不喜欢其母亲的人抱去抚养,则他将来产生对其生母的憎恶和排斥心理也在情理之中。

对于现在的两岸政治现实而言,时间究竟是对台独有利,还是对统一有利呢?这是一个不得不认真思考的问题。

台湾人民在将近六十载的岁月中都处于与大陆政治隔绝的环境中,1949年从大陆前往台湾的一代人大都已经逝去,这一代人对于现在台湾社会民众的精神影响力基本已经消失。现在绝大部分的台湾人都是土生土长的台湾本地人,这些人生在台湾、长在台湾,没有接受过大陆政权的统治,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没有大陆文化因素的介入,因此当他们成人后,在主观上很难产生对大陆的亲近感和归属感。这些人生活在一个与大陆截然不同的社会环境中,在他们眼里,台湾无论是政治体制、政治理念、社会形态、价值观念、思维方式、生活方式等都和海峡对面的大陆迥异,在台湾这个相对于大陆来讲是封闭的社会容器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要他们自然地认同自己与大陆人民是一家人的观点恐非易事,他们本土意识(或称台湾意识)浓烈,因而很容易接受台独的观念。所以我的个人感受是,时间或许只会进一步疏远两岸人民间的亲属感,至少,台湾人的祖国(中国)认同感很难随着时间的往后推移而获得增进。这种情感的离心趋势在民进党执政时期当然地会加速。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近来中央电视台热播了几部台湾电视连续剧,我发现,这几部电视剧都是经过配音的,因为剧中人物说的都是台湾本地语言(他们称为台语)。我这个年纪的人还清楚地记得,在九十年代以前,所有引进大陆的台湾影视节目(如影响较大的《星星知我心》、《昨夜星晨》及后来多部琼瑶电视剧集等)都不需要配音,因为那些节目均使用标准的国语,那时的台湾演员大多不会说所谓“台语”。如今从台湾影视作品使用的语言演变情形也可看出,台湾的本土意识明显加强,台湾当局正极力提倡使用本地语言,淡化国语的影响力。这不,近台湾教育当局又正式取消了国语在台湾的官方语言地位,这同样是去中国化的重要举措。试问,在当局竭力推广的本土化政策下成长起来的台湾人如何能形成强烈的中国意识呢?

如果二十年前在台湾作一次公正地民意调查,问题是:“你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吗?”估计会有至少超过八成的民众作出肯定的回答。同样的问题放到现在再问,则预计作出肯定回答的台湾人的比例很难超过五成。如果再过十年、二十的,又会是一种什么比例呢?

基于前面的分析可以看出,若台湾问题久拖不决,台湾人的祖国认同感势必进一步削弱,这样一来,即使将来国民党能够重新执政,也很难能够提出与民进党有本质区别的台湾地位政策。

这看起来是个很严峻的问题,因为和平统一的精神前提是两岸人民必须同时具备统一的强烈欲望,统一必须由具有强烈统一理念的人实施,倘若这一精神前提不存在,则和平统一是不可想象的事。如果我们想统一,首先需要解决的可能是精神层面上东西,那就是如何让台湾人民普遍具有统一的愿望,至少也要在一个中国的问题上达成基本共识。

其二,对大陆而言,时间与制约台独的成本成正比。也就是说,台湾问题拖得愈久,制约或打击台独需要付出的成本代价以及难度就会愈高。

如果台湾问题必须通过武力加以解决(这很有可能),则军事考量便居于首要地位。前不久台军“雄风2E”巡航导弹的试射预示着台湾已经拥有较强的军事科研能力,并且已有报道称台湾预计在2008年研发出射程超过2000公里的巡航导弹。显而易见的是,时间愈长,对科研愈有利,台湾的军事科研能力只会越来越强。我们无法排除这样一种可能,即在未来不太长的时期内,台湾有能力研制出诸如核武器之类的更加具有威慑力的战略武器。别以为这种可能性不存在,不要以为美国会制止台湾研制战略性武器,以核武器为例,台湾拥有这种武器需要至少满足两个条件:

①国际社会(其实主要是指美国)能够允许或至少是容忍台湾拥有核武器;

②台湾自身有能力开发核武器。

第①个条件完全取决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只要美国认为有必要,则任何双边协定、国际条约、国际法或宪章都不可能束缚住它的手脚。千万不要被伊拉克战争和伊朗核危机所迷惑,以为美国会成为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坚定捍卫者,“山姆大叔”之所以不能容忍伊朗拥有核技术是因为伊朗不是美国的盟友,并且对美国显然不友好,是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威胁。历史告诉我们,美国一直是根据自身的利益来决定是否维护以及在多大程度上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严肃性。我们只需看看美国在对待以色列和印度的核武装问题上的暧昧态度就可以理解这一点了。美国为什么默许以色列和印度的核开发和核武装行动?因为这两个国家拥有核武器可以帮助美国威慑或遏制其在不同地区的潜在“敌人”,以色列可用来对付对美国不友好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印度则很显然是为了牵制中国。因此,我们绝不可想当然地以为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台湾身上。如果有一天美国认为台湾的核武装对其具有足够的战略利益,则不排除其默许台湾发展核武的可能性。如果台湾装备了核武器之类的战略武器,并具备实战打击能力,则大陆要对台湾采取武力统一的行动将变得非常困难,而且在此情况下攻打台湾势必要付出大得多的人员和物质损失代价。

第②个条件相对于前一个条件而言要更简单得多,事实上,以台湾现有的技术水平,开发出核武器应当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何况,在这一问题上,台湾甚至可以期望得到美国的技术支持。

其三,对国际社会而言,时间与对台独的接受程度成正比。也就是说,台湾问题拖得愈久,国际社会逐渐接受台湾独立的可能性就愈大。

在我国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建立外交关系时,都要特别提及台湾问题,我们要求与我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必须承认中国对于台湾的国家主权,并不得与台湾建立国家关系。这是我们的一贯立场,几十年来一直得到了较好的执行。但任何事务都有其两面性,国外在建交公报中不断地作出承认中国对台湾享有主权的特别声明恰恰表明台湾与大陆处于事实上的分裂状态,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我们视台湾问题为内政,但这个问题拖延时间愈久,则其成为国际问题的可能性愈大。

解决台湾问题(即国家统一问题)的方式莫过于以不流血的和平方式完成。而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和平统一至少要满足两个条件:

(1)两岸具有相同的价值观念、政治理念和统一愿望。

(2)美国对中国统一不持有严重异议。

第(1)个条件指的是统一的内在因素,它将为两岸统一扫除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的障碍,排除台湾人民对大陆的顾虑;第(2)个条件则是外在因素,它将限度地减少统一的国际阻力。按照经典的理论,事物的发展和演变是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就目前来讲,以上两个条件恐怕都不具备。

因此,面对棘手而复杂的台湾问题,我们实在是需要极大的智慧和勇气,更需要实力和魄力。

摇钱树游戏机
热轧无缝钢管
广州钢结构搭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