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水流年小说美味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7:26:19 来源: 随州信息港

一、青口大铁锅  炎夏三伏天的高温,伴着燥热难耐的知了蝉鸣,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汗骚味,前胸贴后背的汗流浃背,湿了一身的白布背心。  刘水端着偌大的空瓷碗,这时间无暇顾及忙碌的生意,呆呆地盯着灶房里的铁口大锅,手颤巍巍的一抖,就见着瓷碗摔碎了一地。  身后一阵骂骂唧唧,一瘦小身板的老汉弯下腰来拾起了地上的碎片,嘴里啐了一口唾沫星子。刘水不用回头看都知道,除了刘汉三,还能有第二个人吗?  刘汉三是谁?  刘汉三是刘水的老爹,在这崇明岛三光镇三光村方圆百里小有名气的“天下汤”的主人翁,说起这“刘汉汤”,还是颇有一番来历的。相传六百年多年前,明成祖朱棣,在还没有称帝前,率领明军攻打外敌。野史有传“明成祖朱棣率军千骑,过崇州,忽染病,终日不得食,寝难安。征千方数日,一日,七旬老汉献上秘制汤,帝饮之,神清气爽,不俞日,病痊愈。帝登记,不忘此,赐匾“刘汉汤”,盖印之帝亲笔。”  话说这天下汤本是刘家祖上香火供奉,好生对待,保存极好,怎料到日本鬼子一进村,什么样的宝贝都被哄抢一空,更别说这是皇家百年来所赐的历史古董。说到这三光镇三光村也是因日本鬼子的罪恶滔天而出名,据传,当时日本鬼子进村后一系列的杀光、烧光、抢光致使村里死寂沉沉,此后数十年该村更名为三光村,为了祭奠不忘的国耻。  一直到解放战争胜利,作为天下汤的传人刘汉三,又打着皇家的旗号张罗着开起了“刘汉汤”,只是不复往昔的繁荣了。  刘汉三家有一口大铁锅,据刘汉三醉酒后的真言,这口铁青的大锅是当年明成祖赏赐的青口大铁锅,至于为什么没被日本人抢走,原因只是锅太大,而且看起来青铜已经经过岁月的摩挲,变得黑乎乎的,任谁也瞧不上正眼了。  刘汉三就着这口大铁锅开始了小本生意,几年下来倒也赚了不少钱,刘水便是刘汉三顺风顺水的时候娶了媳妇每两年就下的蛋。  刘汉三早年清苦,又一身瘌痢头,没哪个女人嫁的了他,一直到五十开外才因这“刘汉汤”发的小家,娶的媳妇,生的娃。  刘水出生的时候长江刚好发了大水,生完刘水,刘汉三的媳妇就去了极乐世界,刘汉三听了了瞎子张的话,说刘水是跟刘汉三犯冲的命,铁了定的会要了刘汉三的命,说要让刘汉三把刘水送了人吧。这回,刘汉三倒没信瞎子张的话,铁了心把刘水抚养长大。  不到十岁的刘水此刻正在刘汉三捧着碎碗片的心痛眼神中,忽然忍不住就咆哮了起来:“我不要做这个,我要读书!”小学还没毕业的刘水,被刘汉三硬是从课堂上拽了回来,硬逼着子承父业,非不让刘水读书了,说什么读书的都是傻子,这也是看了隔壁村的李大学生因为高考失利,忽然就发了疯病,刘汉三自己得出的结论。  刘水年纪虽小,个头也不高,小小的脑袋里却装满了对村子外面,这个世界的一切好奇,每当听到老师讲着这个在村子外的世界是怎样的繁华怎样的美丽,刘水就齐了一身的热乎劲儿,他希望将来上大学去,去到看的更远的地方,或许将来这个世界会是自己的。  刘汉三又不知道刘水的想法,他想的近的,也简单的就是让刘水子承父业,学了自己这独门手艺去,浑浊的老眼看着眼前这口生生不息的青口大铁锅,滚滚的糖水在翻腾着,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也看不清儿子的想法。    二、红线葫芦丝  天蒙蒙亮的时候,一个消瘦的黑影从刘汉三家的后院狗洞钻了出去,仔细一看这背着书包的不是别人,正是刘水。许是翻墙的时候折了脚,刘水这正是有点一瘸一拐地在黎明前溜出了家门。  刘水是胆大的,也是大胆的,握紧拳头,捏出了一把汗,凭着比同龄孩子矮半个头的小身板硬是混过了拥挤的售票大厅,在轮船的上的一个小角落蜷缩成团,迎着翻着肚白的东方一片亮离开了生活了10年的岛,离开了那个小镇,离开了那个小村。  崇明岛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崇明岛环海的沿岸特征,崇明岛成陆已有1300多年历史,全岛人民初是主要是靠捕鱼为生,顺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渐渐也开始了各行业的发展。  刘水还是很幸运的,看着周围穿着从来没有见过的服饰名字的男男女女,刘水紧紧将书包抱在怀里,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与其说是莫名其妙地到了云南,倒不如说是“机缘巧合”。刘水在上海松江码头遇见了三姐,三姐只是一个称呼,三姐慈眉善目的似乎一见面就欢喜刘水这个孩子,家长里短地把刘水从码头带到了火车站,又从火车站带到了云南靠边境的梁河县。  梁河县——葫芦丝之乡,葫芦丝的发源地,是地处云南省边境附近,近邻缅甸,属于边境交界处,想来已经远离了崇明近三千公里的路程,看着不远处绵延的山峰,刘水发起了呆来。原来,那个所谓的三姐,正是一个人口贩子,俗称人蛇,拐卖了无数的儿童,现在也包括刘水。刘水被拉到梁河县没多久,就塞给了一户当地人家。就这样刘水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爸爸和妈妈,新爸爸和新妈妈对刘水很好,给吃好喝好的刘水,还让上学,刘水偶尔也会想起刘汉三来。  这天,刘水正在大口喝着汤,埋头苦干着饵丝米线的时候,忽然家里面横空而降了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刘水看电视的时候见过,却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过。  警察不是专门抓坏人的吗?  刘水这么想着,更加不明白为什么警察叔叔会把新爸爸和新妈妈带走,刘水不懂,也不需要懂,刘水只需要懂得是他应该快回家了。  “我们送你回家。”警察叔叔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温和,仿佛怕吓着刘水,而刘水此时想的是刘汉三会不会打自己屁股呢?  梁河县大广场上聚集了很多男男女女,这个具有23个少数民族存在的县城,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盛世——泼水节。  小扑哨和小卜帽们也都穿起了平日里不常穿的少数民族特有的民族服饰,一时间广场上竟是一篇欢腾雀跃的热闹,那纷纷扬扬的清水洒向了广场的民众们,来自于传说的幸福的圣水将一切福瑞洒向了质朴的人民,迎来了吉祥如意的到来。  刘水坐在警察局招待所的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个挂着红丝线的葫芦丝,警察叔叔们转交给刘水一个葫芦丝,上面镌刻着刘水的小名“贝贝”,这是新爸爸新妈妈给刘水叫唤的小名,刘水托着下巴,鼓着腮帮子,撇撇嘴,两行眼泪忽然就直淌下来。“咸的……”刘水咂吧着嘴,感觉苦苦的涩涩的咸咸的,心里面一阵心酸。  连夜里,刘水随着一行数人在火车上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梦,刘水梦见自己生出一对翅膀来,挥动着偌大的翅膀飞的好高好高,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熟悉的吼叫声……    三、黑布小白花  “死兔崽子,总算回来了!”刘水感觉到屁股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痛,刘汉三的手从刘水屁股上收回来,忽然一把抱住刘水一脸老泪纵横。  自从流水回来以后,刘汉三再也不提子承父业的事情了,于是刘水又重新高高兴兴地进了学堂,上期学来,读起书来,写起字来。刘水做作业的时候,刘汉三时不时地会站在刘水身边,揉着浑浊的老眼盯着刘水的课本看半天,随后摇着头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些什么。  “咳咳咳……”趴在桌子上写着作业,刘水咬着铅笔头,听见从隔壁传来的咳嗽声,刘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回来之后,好像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刘汉三的咳嗽声,不时还夹杂着大口大口的喘气声。  三月的春风拂晓,暖暖的照在身上,刘水今天很高兴,怀里揣着大红本子,嘴里哼着小调,胸口绑着个大红花,任谁看了都知道刘水今天得了什么好事。刘水一路奔回家,很奇怪,家里怎么站了这么多的人,二婶忽然搂住刘水,哭着喊着:“苦命的娃啊!”  刘汉三死了,今早死在了青口大铁锅旁,刘汉三走的一脸安详,似乎只是睡过去了,而并非是死了。  按照习俗,村里面习惯了三天法式丧礼备齐,刘水的胳膊上系着黑布,上面打着白字先父,头上戴着小白花,小脸上一脸的惊慌失措。跟在大人们的身后,看着道长口里念念有词,手中的铃铛晃晃悠悠,手里捧着刘汉三的遗像,跟在道长的身后来回地绕着圈子,身后紧随着一行人,手里拿着香,随着传来的一阵幽怨的曲调,送别着自己的老爹。  跪倒在蒲团上,刘水对着刘汉三的棺材木磕着响头,拜祭着刘汉三,真不知道刘汉三这一去什么时候回来,应该是再也回不来了。  傍晚的风有些萧凉,刘水呆呆地抱着刘汉三的骨灰坛子,不让周边的人靠近三分,月亮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了树梢,刘水枕着骨灰坛子沉沉睡去,入梦,刘水忽然闻到一阵阵香味,刘水是熟悉的,这是刘汉汤的味道…… 共 324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物理治疗早泄方法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研究院
癫痫治疗有效的方法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