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武神 第344章 弱水三千取一瓢

2019-10-13 00:08:38 来源: 随州信息港

诛天武神 第344章 弱水三千取一瓢

清风酒楼,修建的是阔大雄浑金碧辉煌,一看就知道档次很高。

萧让四人沿着那旋转楼梯直上,到了三楼,因为这生意太好

“哈哈,我运气真好!”

凌小笑哈哈一笑,猴子一样跑过去,一屁股坐下,连忙大声招呼萧让,“绝世好人,快来!”

这一嗓子下去,不少人都抬起头来,看向萧让,这尼玛谁啊这么嚣张,取的名字居然叫绝世好人?

被这么多人盯着,萧琦雪俏脸当即就一阵火辣辣的,好在她离开学院的时候,用白色纱巾蒙住脸面,要不非找个地缝钻进去不可。

“本好人到!”

萧让却是哈哈一笑,半点不觉得脸红,嘚嘚瑟瑟的走过去,也是一屁股拍在座位上。

四人落座,要了几壶酒,考虑到萧琦雪不喜欢饮酒,还要了一壶茶,再弄几个小菜,那叫一个怡然自得。

萧琦雪蒙脸面纱不得不取下来,萧让的千面鬼脸却是没有任何影响,戴着就可以吃吃喝喝。

酒楼内人比较多,谈论什么的都有,凝神听去,竟然还有不少关于萧让的话题。

“你们知道吗,天衍学院可是新收了一个了不得的学员,叫萧让,以新生的身份,打遍老生手!”

“我去,这萧让也太牛了吧,老生都不是他对手?”

“谁说不是,那些老生,命泉三重、四重、连五重的都有,全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啊,他一个新生,能打败这么多高手,的确是个人物。”

有人极为震撼的说着萧让的光辉事迹。

“去去去,不懂就别乱说,你们懂什么,什么打败老生手,告诉你们,那些因为学院大比将至,真正的高手都闭关,这才让那萧让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立即就有人反驳,表述了不同的观点。

“就算这样,这萧让也够厉害的了。”

不少人连连点头。

“···”

萧琦雪听到这些,就感觉心中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恨不得站出去,大吼一声,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萧让的妹妹。

萧让本人倒是神色如常,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类似的话,他都听得太多了,他对这些话,早就麻木了。

“啧啧,这萧让,倒是真牛,我凌小笑很少佩服人,萧让算一个。”

对这些议论,凌小笑大感兴趣,将耳朵竖起来,仔细的倾听。

“哈哈,真是肤浅,萧让怎么可能会死,这种人就是个祸害,没听过‘祸害遗千年’这话吗,以那萧让的祸害程度,肯定会长生不死啊。”

当凌小笑听到有人说萧让被龚家杀死的时候,嘴里不由发出一声嗤笑来。

“···”

萧让当时就是一阵无语,话说哥哥这么一个绝世好人,什么时候成祸害了?

“凌小笑,看你说得这么肯定,莫非你认识这个萧让?”

萧让呵呵一笑,装作随口一问的样子,在一旁不着声色的为自己正名,“要知道,传闻可是不一定准的,据我所知,萧让乃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祸害两个字可不敢当。”

“什么正人君子,那就是一个色胚!”

凌小笑神神秘秘的将头凑到萧让耳旁,“绝世好兄,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啊,我有个姐也在天衍,她和萧让同居,所以我对萧让的尿性了解···”

噗!

萧让正在饮酒,听到这话,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酒全喷了出来,一点没舍得剩下。

同居?

上苍作证,老子什么时候同居了,老子可是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啊!

突然,一道闪电在脑海劈过,萧让瞬间明白过来这同居为何物了。

凌小言!

他刚混进学院的时候,是在天心湖和凌小言一快小住了两天,可那是形势所逼,哪里是同居了。

这熊孩子,净瞎想!

“凌小笑、凌小言,我早该想到才是。”

萧让心中明白,凌小笑和凌小言,定然是姐弟关系。

“语心,龚九少可是相貌堂堂风流倜傥,今年二十九岁,便已经命泉四重,可是皇城少有的天才···”

这时,在那嘈杂纷乱的声音中,萧让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语心?”

这个名字让萧让一愣,萧琦雪的那个室友,貌似就是叫唐语心的,难道这个语心就是她?

他神识一扫,果然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说话人赫然便是唐语心。

和唐语心在一起的是一个青年,长相和唐语心有三分相似,应该是唐语心的堂兄堂弟之类的。

“唐天,别说了,那龚少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语心对唐天交口称赞的龚九少看起来并不感兴趣,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

“语心,你这话就不对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龚九少对你一直很欣赏,皇城那么多女人,他偏偏就欣赏你,三千若水只取你这一瓢,这难道不是缘分?”

那唐天手中端着酒碗,没喝,由于说得过于激动,酒水都洒出来了,不过他却浑然未决,双目火热无比的盯着唐语心。

“什么欣赏,不过是想玩玩罢了,唐天,你又不是不知道,龚九是什么样的人,他糟蹋过的女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唐语心被唐天的话恶心到了,一拍桌子,桌上菜盘齐齐跳了起来。

“我还有事,要走了!”

说完,唐语心起身就要离去。

“给我坐下!”

然而,唐天却是一伸手,按住了唐语心肩头,“我让你走了吗?”

唐语心只是一个炼药学员,战力极其低下,唐天大手这么一镇压,她就感觉一座小山落在身上,说什么也无法起身。

“语心,你看看你,你对龚九少太有偏见了,什么糟蹋不糟蹋,说那么难听,龚九少是那种人吗?那叫风流倜傥!你也不睁大眼睛看看,身为男人,但凡有点本事,哪个不风流?你看你哥我,苦哈哈一个,也不近个女色,其实不是我守身如玉,只是我太渣,风流不起来啊!”

“皇城多少名门闺秀,做梦都想得到龚九少的垂青,可他偏偏就只对你青睐,这是你的机会,你要好好把握住,再说了,又不让你干什么,只是去陪龚九少喝个酒而已。龚九少就在五楼包厢,你不知道他在就罢,既然知道了,不去敬个酒,这于理不合···”

唐天又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一脸的悲天悯人,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是个为妹考虑的好人。

“唐天,我为有你这种堂哥丢脸,你敢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只是敬个酒吗?”

唐语心盯着唐天,冷冷问道。

“混账!不知好歹!”

唐天脸色有些阴沉了,一把将酒碗拍在桌上,酒水洒了出来,他瞪着眼,“我在这为了你的将来鞍前马后不停奔走,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

“为了我?明明是为了你自己!”

唐语心嘴一撇,终于嗤笑了起来,“唐天,醒醒吧,别做白日梦了!你也不看看龚家那是何等的庞然大物,就算你将自己妹妹卖了,人家也不会领你情的,在人家眼里,你顶多就是个狗腿子···”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何静霞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地址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王强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的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