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铜川农民工遭遇讨薪难法院调解两年难执行

2019-08-23 16:59:37 来源: 随州信息港

核心提示:201 年10月,在陕西省铜川市砖窑打工的60余名农民工遭遇“讨薪难”,经当地法院调解,与砖厂负责人李保明达成调解:“李保明在201 年11月20日前一次性支付农民工工资88万元。”

  201 年10月,在陕西省铜川市砖窑打工的60余名农民工遭遇 讨薪难 ,经当地法院调解,与砖厂负责人李保明达成调解: 李保明在201 年11月20日前一次性支付农民工工资88万元。 然而近两年时间过去了,李保明拒不执行法院调解,当地法院也并未采取相应措施强制执行。60余名农民工为讨回血汗钱,无奈四处上访。

  讨薪的农民工陈平田、林明明、陈平武在铜川市印台区人民法院 

 

  农民工遭遇 黑砖场 80余万工资难讨回 

  农民工陈平田向记者诉苦: 2012年底,经人介绍,我带领安康市旬阳县蜀河镇文家山村60余名农民工,在铜川市印台区王石凹印台镇乔子梁保明砖厂拉砖出窑,当时约定工资是每月15日兑付上月的工资。但砖厂老板李保明总以效益不好为由,每月只付点生活费。201 年10月,铜川市政府为防雾治霾将保明砖厂关闭。我们找李保明讨要欠下的工资,李保明称他没钱。

  另一农民工陈平武反映说: 当时我们问李保明砖厂关闭怎么办?李保明拍着胸脯跟我们说,别怕,我在铜川后台硬,过几天就正常开了。我们60多名农民工一等着恢复生产,等了一个多月还是不能正常开工,我们只好要求结账。李保明让砖厂会计把我们的账算清了,共欠88万元。李保明当时打了欠条,让我们先回家等候通知。

  过了几个月,当我们拿着欠条再次找李保明讨要工资时,李保明竟然翻脸不认账: 政府关闭了我的砖厂,要工资向政府去要。 无奈之下我们找到印台区劳动监察大队求助,劳动监察大队领导为难地说 我们没有实权,你们还是找区政府领导吧 。

  陈平田说: 后来我们又找到印台镇政府求助,镇长当时就把李保明叫到办公室,李保明开口大骂镇长。镇长看没办法,让我们去法院起诉。李保明骂道: 你们几个农民还敢起诉我?起诉了你们一分钱都拿不到,我在法院有的是人!

法院调解初见转机 不予执行再陷无奈

铜川市印台区法院(201 )铜印民初第字00526号民事调解书

  随后,60多名农民工将李保明起诉到印台区法院。在法院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了调解: 李保明在201 年11月20日前一次性支付农民工工资88万元。 60多名农民工感到有了盼头。

  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农民工林明明向记者反映说: 到了201 年11月底,拖欠88万元农民工资的李保明分文未付,又打算转移砖厂财产,我们只好向印台区人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 当知道60余名农民工提出财产保全时,李保明对着他们大吼道: 你们的工资别想要了,法院的文书就是废纸一张,你们爱告状随便告去。

  我们知道李保明后台硬,也犹豫了很久,但拿不到工资我们60多名农民还有我们的家庭怎么生存啊? 林明明气愤地说。

  随后,60余名农民工向印台区人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然而至今已经近两年之久,仍无任何结果。

记者采访遭围堵 公安出警得脱身

处警的铜川市印台区公安分局民警

  据陈平武透露: 被执行人李保明的砖厂一直在生产中,每月收入14万元到15万元。另外,2012年5月,政府租用李保明承包的土地做垃圾场,一次性就补偿100多万元,李保明将这笔款转到他儿子名下了。201 年10月11日,砖厂暂停生产时,砖厂还有价值近40万元的生坯砖。印台区法院执行法官总以砖厂停产而推托,实际上一直在生产。

  为了印证这种说法,9月10日,记者来到印台镇保明砖厂。尽管下着雨,但是工人们仍在忙碌出砖拉砖,几辆拉砖的大卡车正在装砖,记者看到一派繁忙的生产场景。

  当记者离开时,李保明突然开着一辆黑色轿车堵住了砖厂大门。记者上前询问拖欠农民工工资一事时,他狡辩道: 是政府让我停产的,要采访去政府啊,来我这里干什么!

  记者质问: 你堵着大门我们怎么走? 李保明说: 谁让你们采访不通知我的? 随后,李保明让门卫把大门锁上。无奈之下,记者只好拨打了 110 报警。面对赶来的公安民警,李保明依然态度强硬。公安民警再三解释后,李保明这很不情愿地打开砖厂大门。

  后经印台区委宣传部联系,记者来到印台区法院采访。政工科一井姓科长告诉记者: 我们分管执行的副院长不在,执行庭樊长远庭长去西安执行案子了。

  随后,记者由铜川赶往西安,打算在西安联系采访樊长远庭长。然而当记者赶到西安联系樊长远时,樊长远告诉记者: 我已经上高速回铜川了。 记者约樊庭长下周在印台区法院采访时,樊长远说: 下周我休假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包海军律师认为:本案被执行人李保明无正当理由拖欠申请执行人劳动报酬,故意推托,恶意欠薪,可以认定其触犯 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 。此案中,人民法院对被告的落实 措施 明显是执法不到位。一起原本并不复杂的农民工工资执行案,到了印台区法院执行庭却显得如此无能为力,使农民工对司法的公信力大打折扣。

  这起执行案背后究竟有无 玄机 ?本社将继续跟踪报道。

 

什么是自闭症
庆阳整形美容院哪好
石家庄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