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鱼的做起了毛皮生意越干越赚行业动态中国

2019-10-13 01:54:58 来源: 随州信息港

养鱼的做起了毛皮生意 越干越赚 - 行业动态 - 中国养殖

在黑龙江省肇东市的合居乡鱼池密布,到了寒冷的冬天破冰鱼的人家少之又少。住在附近的栾志和本来是出来散步,却意外发现有人破了冰洞捞鱼。从冰洞捞鱼要用小不停的搅水,让鱼顺着水流进到中,当然这样冰块也会被一起上来。尽管这些小鱼只有手指那么长,并不值钱可是看到他们栾志和就像见了宝贝一样,特别的高兴。 栾志和:“他这个地方家就是养鱼池特别多,这些鱼类特别多特别多,特别丰富。” 栾志和要这么小的鱼干什么呢,原来就在离这百米之外的村庄有一个占地两万平米的养貉基地,这些小鱼就是貉子的饲料,对于栾志和来说更是他发财的必需品。 栾志和:“尤其是在貉子的繁殖期,繁殖期得需要这个食,特别新鲜的食。” 早在1997年

,住在哈尔滨的栾志和就已经开始养殖狐狸,那时候鱼是主要的饲料,当时这样的小鱼运到哈尔滨要卖到8毛钱一斤,而在当地只要3毛钱。当时正是这个叫王林的人经常从合居乡给住在哈尔滨的栾志和送鱼。 :“要的量大吗?” 王林:“要的量大,他这个一年得五六万七八万斤吧。” 给栾志和送了三年多的鱼以后,王林给了他一个建议

。 王林:“完了后来我就说你上这来养鱼吧,由地方完了鱼还便宜。这不栾师傅就过来倒着看了两次

。看地方也挺宽敞,鱼还便宜。”

考查过后,栾志和就有了把家从哈尔滨市内搬到肇东农村的念头。为了搞养殖要把家从城市搬到农村,这个想法首先遭到妻子强烈的反对。 栾志和:“一点都不乐意,三天没有给我做饭吃。”

为了说服妻子搬家栾志和把妻子带到了合居乡,一起考察当地环境。 栾志和:“养貉子都得计算成本,你这个饲料来源充便宜成本肯定低呀 成本低了相对效益高了。” 这里低廉的鱼价说服了妻子。2000年栾志和和妻子把家搬到了合居乡,他们租下了村里废弃的卫生院开始搞起了养殖。村里的人思想保守,当时废弃的医院被村民认为是不祥之地,而在那里养狐狸的栾志和被村民视为另类,甚至没有人愿意到他家串门。 这时一个交友广阔,信息灵通的人却建议栾志和再养点貉子。这个人叫高禄,是专门制作销售笼具的商人,因为二人是多年的知交,看完了栾志和的养殖厂,高禄才给了他这样的建议。 高禄:“他没有貉子,就光是兰狐和银狐 我看外面貉子前景挺好 连这几年皮张价格都挺好的 我就劝他养点貉子。” 专门制作笼具的高禄因为跟很多搞养殖的人接触密切,对毛皮信息非常了解。狐狸的皮毛光滑细密要整张才能用,貉子的皮毛绒质厚实一般割成毛条起到点缀的作用,而且市场火爆 。再加上狐狸的饲料配比中鱼要占到百分之八十,而貉子是杂食动物,饲料中只需要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鱼就够了,无形中又降低了成本。于是栾志和当年就抓了40只貉子,当时的价格不超过200百元。可是周围的人却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

栾志和:“咱们根本没看见过那玩意儿,都以为他有毛病呢,没人认为这玩意能挣钱呢。” 就在一片质疑声中栾志和的貉子到了2001年已经发展到600百多只,价格也由200块钱涨到了350块钱。登门买貉子的人也多了起来。

栾志和:“多的时候一天能达到什么程度,多的时候一天能来十多个贩子。” 养了不愁卖让栾志和坚定了信心。到了2002年栾志和养殖的存栏量已经到达了2000多只,貉子皮的价格也已经涨到了400块钱一张。如果卖掉当年的200只小崽儿,就可以盈利10余万,面对纷纷登门的收购商栾志和就是不肯卖出自己的貉子,这让亲友们摸不着头脑。就连老朋友高禄给带过去的收购商他也拒绝了。 高禄:“我就领他们上拿去抓貉子 到那块他说不想买了 来年想扩大种群 我说你先把底钱卖回来 完了再扩种群 而且不但没听 他从外面又引进一些种来。” 得罪了老朋友不算,送上门的钱也不要,价格这么高的时候还不卖,一直给他帮忙的女婿都跟着担心。 女婿 王凤海:“价格这么高你不去卖,反过来你要增,那时候貉子的价格是的,我们再去收购,来年你卖不到这个价格怎么办。” 原来这些貉子不卖是因为栾志和想要留下来做种貉。通过查询和判断他认为2003年貉子的需求量会加大,因为毕竟养的人不是很多。而市场却很大。所以不管身边的人怎么劝,栾志和都打定了主意不卖。不但那200只小崽没有买,他又花了十万块钱去外地抓了300只种貉,扩大了养殖规模。他认为貉子的价格还有上涨的空间。 栾志和:“我想这个市场还没有达到,所以2002年没有买。”

到了2003年貉子皮的市场需求量激增,专门用来做毛条的貉子皮,价格从每张400元涨到了800元。这个时候栾志和开始卖出他的貉子了。 栾志和:“03年在咱们家卖啊每张皮子都是在700到800就这么高,那时利润呀可以说是暴利。”

2003年栾志和的貉子存栏量达到了6000多只。当年卖出了4000多之后,纯收入达到了60万元。栾志和养貉子致富的事让整个村子人心大动,往常路过他家恨不得能绕道走的村民开始到他家串门了。 村民:“后来人都认识赚钱了,确实赚钱了,看人家养成功了,大伙都抱着试试的态度

,你也去他家问去他也去他家问去。” :“你们都去问过吗?” 村民:“问过。” 看到来问的人越来越多,栾志和顺水推舟鼓励村民一起养貉子,一方面可以卖出自己的貉子,另一方面养的人多了可以形成地域性的养殖规模,扩大当地的名气,吸引更多的收购商。 栾志和:“就是把这个和居乡发展成养貉子的基地 形成一种市场 村民付忠达也很想养貉子,一直观察了很久才来找栾志和。 付忠达:“我也养几个,你看技术方面你能不能知道我一下,告诉我一下,他说没问题,这个就全包在我身上,那不懂你就来问我。”

谁知当他把貉子笼搬回家里的时候,家里的人却不同意他养。 付忠达:“貉子貉子给你耗进去可不轻呀 你好容易攒这点家底 你可别养 这就是思想又动摇了 那年就没养 笼子又给我书拿回去了。”

对于村民的这种反复,栾志和还是一直耐心的劝说。 栾志和:“我当时就劝他赶紧把车卖了 你养点貉子者收入肯定比你养车赚钱 他就有点不太信 托了半年之后付忠达又来找栾志和了 栾志和:“有一天又来找我,说我呀也想养点貉子

,我说你看你养多些呀,他说要不行我先抓三只,我说别呀抓三只那得多大的投入,我说你出去看看,谁家有卖半只的,你把它抓来养。” 付忠达:“没有他的鼓励真不敢养,现在见到效益了,却是人家是实心实意地帮咱们。” 现在在栾志和的影响下,周边已经有100多户村民养殖貉子,而栾志和的养貉基地因为规模大成了毛皮收购商的。 付忠达:“这个貉子他不来之前根本就没有,他来你看给貉子这方面全带动起来了,这里现在已经形成规模了,就是外地包括南方首皮子的大厂家,直接到这来,中间没有小贩子在挣农民的钱。” 这样的行情维持了两三年,到了2004年,貉子的价格突然大跌,一下子从700元降到了300元。面对风云不定的市场,很多养殖户开始恐慌性的抛售貉子,价格越低人们就越害怕

,甚至有的人不敢再养了。就在这个时候栾志和却还想再扩大规模,妻子认为他这是在冒险。

刘桂清:“确实是在冒险,我家亲戚朋友都说,这玩意不行,那能这么整呢,小得溜就行了,他不听。” 妻子赌气要回哈尔滨不跟他一起养貉子了,可是厂子的管理一直是妻子在操持,要扩大养殖规模,不能没有妻子的支持。而栾志和坚持扩大规模是因为他判断价格下跌是正常的调整,不是因为市场没有需求量,相反需求量还会增加。况且即使价格下降到300元,仍然有对半的利润,这个时候进种反而很划算。

栾志和:“我认为现在是市场经济,这个价格今天是这样,明天有可能就会变,这个价格高点低点我认为都是正常的事。” 虽然对利润有把握,可是要过妻子这一关还是不容易,而这一次家里有一个人是支持他的,那就是女婿王凤海。 王凤海:“我也调查了,通过络各方面就去了解,就说皮毛生意这块,现在进出口已经开始,国内用量也非常大,我相信他的选择。” 为了把妻子留下来,栾志和就让女婿去说服妻子。因为平时妻子一直都很相信女婿。在女婿作了几天的工作后,妻子终于同意他扩大养殖规模。 刘桂清:“他说的一套一套的,讲出来咱就得服不是。” 2005年栾志和投入了240万元引进三千只种貉,把种群扩大到15000只,还招聘了20多个工人,成为远近闻名的养殖大户。正如栾志和的判断,2006年,貉子的市场比较稳定,每张皮子的价格都在400到500之间,在采访的时候就看见几拨收购商登门收皮子。这些收皮子的商贩想在养殖场里随便挑但是栾志和早已立了自家的规矩,给他们设定范围,让他们在指定的范围内挑选。

栾志和:“他这属于挑着买,就挑好一点的买,但是价格高这个,买得特别多,这个。” :“他刚才讲价,他想给多少钱?” 栾志和:“他想给440。” :“你想要多少钱?” 栾志和:“450就打。” 眼下貉子的需求量看涨 收购商们几乎是带着抢购的劲头来收皮 这样栾志和对自己貉子的价格就掌握了主动权。

实体店怎样做微商城
线上教育类微信开店
有赞微商城入驻要求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