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改编自真实冤假错案的电影不仅拍出了温

2019-04-24 19:16:55 来源: 随州信息港

这部改编自真实冤假错案的电影,不仅拍出了温度,还让人落泪

《我是杀人犯》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有点唬人。

但橘子君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可以非常负地说,它不属于那种冷血暴力,而是一部有温度的电影。

导演马赛·皮耶普莱兹卡凭借这部电影,一举斩获今年上海电影节的导演奖;

上影节评委会给出了这样的评语:

导演巧妙地引导了故事、表演以及电影的方方面面:摄影、设计及剪辑;

把我们带入一个在黑暗和人类戏剧中,既显而易见又充满吸引力的世界。

高度的同一性,就是这部电影的观感。

马赛·皮耶普莱兹卡兼任编剧和导演两个职位,他很好地调动了编+导的互通优势;

电影里的音画语言,搭配得严丝合缝;他善于用声音和画面为人物情绪编码,影响观众的潜意识;

当火车声响起时,你会感受到男主角的不安;当男主角开始把玩手里坏掉的打火机时,你会感受到他的胆怯;还有那在全片多次出现,有些戏谑的背景配乐,仿佛预示着男主角正在走上一条啼笑皆非的路。

(男主角雅努什,一个仕途不畅的年轻警官)

《我是杀人犯》改编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发生在波兰的真实事件,故事围绕一个年轻的警官被临时任命为调查组主管,追查一系列残暴杀害女性案件的凶手展开。

电影的主线并非是怎样找到了真凶,而是如何塑造了一个“真凶”;

男主角一次一次突破瓶颈的方法,不是想方设法的找出真相,而是想方设法拼凑真相。

破案期的瓶颈电影开始在1977年的波兰,开篇的广播声音中播放着这个国家正在经历的大事件,让人觉得充满希望;

画面却是一个面无表情的逝者,他在接受倒模,任人摆弄;

直到他的1:1头部模型出现,一只怒目而视的眼睛,仿佛是在声讨那一派繁荣的假象,做着无声的抵抗。

然后时间回到1972年,画面中出现了荒野里的一具女尸 ,人们在按部就班地取证:

这些死去的人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开始要做那一个头部模型?

带着这些问题,男主角雅努什登场了:

上海到青岛物流公司
亚磷酸价格
笔记本充电器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