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社交络和移动互联时代更像圈层文化2019iyiou

2019-05-14 18:58:32 来源: 随州信息港

【编者按】陈悦天,鼎晖文化产业基金合伙人,投资领域长期关注数字娱乐和虚拟现实设备。加入鼎晖前,他在创新工场任职娱乐内容领域投资总监,在传媒和内容领域投资了超过20家公司,包括SNH48和打造了《奇葩说》的米未传媒。

12月4日,在华泰证券年度策略会上,陈悦天做了主题为《娱乐产业的下一个浪潮》的演讲,分析了2016年文娱市场的趋势和下一步的投资机会,他认为文娱圈层的割裂越来越明显;短视频将取代长图文成为常态,CP和后端变现环节或许更有投资价值;VR的拐点还要等;AI没有得到实际的突破。

本文发于“传媒寻浪”,作者陈悦天;经亿欧转载,全文连载3篇,本文为第3篇,主要内容为“对未来文娱发展趋势的分析”。

我觉得现在中国传媒业界,因为移动互联、社交络的存在,传播路径分化会持续和加剧的。这是我去年写的一篇文章里面的图,红色的代表以前的大众传播,基于报纸、杂志、电视台和广播体系,同时可以一下子覆盖整个人群,击穿每个细分人群。细分人群因为大众传播的存在,人群和人群的区隔很小,你的朋友们基本上限于你身边的人,所以传播容易。黑色线是人群内穿越,黄色是跨人群传播,圆圈是人群和人群的壁垒,是不是很容易传播过去。

一、社交络和移动互联时代更像圈层文化

,大家没有空看大众传播,没空看报纸、杂志、广播这样的东西,一个信息很难有效的到达所有人群,基本上都是基于社交络。

第二,人群和人群之间割裂越来越深,因为没有统一思想、统一的偏好,很难做跨人群之间的传播。往往你在社交络里面关注的人,也都是你自己的同好,肯定和你有同样的想法才会关注他,所以在每个人群当中开始产生回音壁的传播,你在某个人群里面,因为生活习惯或者兴趣偏好,大家喜欢的东西都一样,然后大家不断的加强传播的循环。所以我认为人群是越来越割裂的。

我觉得在这次美国大选中非常明显,2008年奥巴马用Facebook,大众传媒那时还有影响力,同样的信息可以有效到达美国所有的人群,然后他用Facebook大家就觉得非常创新、非常亲民,说接触年轻人。但是今年人群割裂非常深,精英和大众相互之间相互不理解,所以两边争议才会这么多。媒体声量作为一种资源,普罗大众都已经被赋能了,Twitter上支持每一方都有,但是很难互相传播。知乎也是如此。所以社会精英和上层阶级没有办法很有效的调用传媒的力量宣扬一个理念,进行一些思想的灌输。我觉得这是非常值得考虑的话题,在未来做传播应该怎么做,为什么说《阴阳师》的传播要借助KOL和B站帮他们做视频,我觉得符合现在的传播路径的规律的。

二、大家要多关注短视频

场景和行为发生变化,明显现在就是说短视频有取代长图文的趋势。头条做了头条视频,从2000万日活跳到6000万日活。其他几个平台也要关注一下,秒拍、快手、美拍,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在短视频门类,平台没太大价值,基于社交络做视频传播,我觉得短视频更细、更碎。微博、上都可以看到这些视频,就是全传播。投资短视频产业链环节的话我应该不太会选渠道,大部分公司我看的是做视频的,或者是帮助视频做变现的公司。短视频营销价值很大,因为短视频其实很接近广告,大家经常用头条视频,会发现它的流里面有嵌入广告,你有浏览习惯,你点开感觉也是看短视频,你是被营销了。上次我点了一个王俊凯帮OPPO做广告的一个视频,看完之后才知道为OPPO做广告,非常靠近广告的门类,非常有营销价值。而短视频平台的生态更像YouTube,我觉得是值得关注的。

三、VR的拐点还要等

我的观点是没有到时候,VR的拐点还要等。大部分的中国现代成型的移动互联公司,基本上2011年之后成立和发展起来的,2011年的智能的出货量一年1.1亿台,然后2010年全球的智能出货量是1.4亿台。大家如果现在看VR,你随便搜一下各种研究机构大家说的出货量的状况,你就算把很多数据拼起来,拼起来的状况是VR现在全球一年也就1000万台,然后中国内部都不能有100万台,所以这基本上是10倍以上的量级差距。

所以回到前面的变化理论,C端没有明显的变化,C端的量不起来,VR整个产业链就是不值得投资的。不管你是做内容还是做游戏,还是做营销,因为你一开始占住的只是一个相对小的市场。中国移动互联的概念在很早已经有了,为什么移动智能、Android、iOS出来才爆发?因为只有那之后移动互联才真正进入大众市场,C端的人开始买智能,开始用APP,开始真正使用这些东西。如果没有的话,以前的公司,虽然有些小范围的市场优势,但是因为整个大市场有市场红利,原来那些优势不成为优势,原来的壁垒不成为壁垒,就会面临挑战,我觉得现在不是很好的投VR的时候。

四、AI并没有实际的突破

AI其实在媒体当中也有应用,因为今年特别火的是AlphaGo,AlphaGo让大家对AI能做的事情非常的热衷,但因为我自己学计算机的,我觉得AI并没有实际的突破,更多是数据和算力层面的突破:一是移动互联,现在把现实世界虚拟化、数据化,有大量数据存在;二是算法,因为算力提升,真正可以实现多层次的神经络,匹配效率更高,更。现在的AI可能更多只能做模式识别和模式匹配的事情,不能真正意义上实现智能。

AI在传媒的应用,基本上经过四阶段:

一、数据获取要结构化,没有数据就没办法学习。现在知乎、头条基本上在做一些数据获取的结构化。

二、信息分发、个性匹配,帮用户打tag,这在互联广告领域应用非常多,这是非常成型的技术;

三、机器写作,这已经很久了,我摘出来的时间是2015年9月份,2015年9月份腾讯一个自动写作机器人Dreamwriter,CPI的数据稿子一分钟出来了,今年里约奥运会机器人写了3000篇。新华社自己也推了快笔小新的写作机器人,所以机器写作这件事,特别是基于事实的机器写作,已经算是比较成熟的技术。可能深度和创意内容写作比较困难,达成深度写作方案还要很长时间。还可以看看陪聊机器人,比如微软小冰,现在客服领域用的比较多,很多电商正在使用。Google是想把一个感性的标准——“相关性”通过理性化、工程化的方式实现出来,在人工智能能不能实现感性的标准,“好”是无法判断的,把这样的感性标准很好的理性化和工程化需要更长时间研究。

总结

回到前面大逻辑,基本上我的大逻辑就是技术发展,然后诞生新媒介,新媒介诞生新平台,你能投平台就不会投内容,平台投不了才投上面的内容。我觉得TMT和传媒的sector没有割得那么开,你很难讲Twitter和Facebook不是一家传媒公司,Twitter和Facebook做的足够久,未来会不会自动产生内容,会不会从产生文字类内容往图片类和视频类走呢? TMT和传媒的边界正在越来越模糊,更重要的我们还是要警醒传媒领域的特殊性,因为信息影响人的思维方式,所以如果在这里面有很多的自动化、不可控智能化的东西,会不会影响人的想法?

在人工智能和人工机器人不断往前走的过程中,是不是要倒过来想人的价值是什么,很多工作,如果能被机器替代,我们人还剩下些什么。我认为在这样一个机器时代,情感和想象力是人剩下的东西,商业模式也只能构建在这两个剩下来的东西之上。

陈悦天: 传媒投资大逻辑,关注三个变化

小说、二次元、IP,2016年各内容门类发展情况大盘点

完成8亿元C轮融资高顿集团致力于构建国际化终身财经教育生态
2006年无锡生鲜食品天使轮企业
天图
本文标签: